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阳湖 >> 正文
城市里的年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9-01-29 16:56:18  报料热线:86598222

  古人说,“春在溪头荠菜花”,也就是说生气勃勃的春天只有在野外才能让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而在城里却四季一色,感受不到春天的来临与离去。其实作为春天的序曲,春节也是这样,乡下的春节才最有味儿,才地道醇厚,也才最让人留念。

  但是,作为一个城里人,在城市里过年又是一件回避不了的事,城市里春节的冷清寥落让人感觉城市与春节没有多大关系。有一年正月初一笔者出门,一下子发现自己身处的城市变得空旷萧瑟起来,街上少有行人,店面大多关门了,临街的路上,除了前一晚有人燃放的烟花鞭炮留下的纸屑外,没有了其他东西。只有风在飕飕地刮着,似乎要把城市里的一切都要裹挟走。我感觉自己如同进入了远方一个陌生的空城,心也变得空空落落的,无处安放。想想那些民工朋友,一年在城里赚了钱,此时都纷纷回家了,他们如一群饥附饱扬的鸟儿,总感觉城市不是他们的,他们的家在他们出发的地方。

  其实,在城市里过年,我们要换个角度来看年味淡的现象,因为城市与农村毕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生活空间,环境的变化就决定了那些在农村盛行的春节文化,在城里可能要受到排斥,在农村受追捧的东西,城市人也许并不待见。举个例子吧,鲁迅曾写过一篇文章《过年》,里面说道:“我不过旧历年已经23年了,这回却连放了三夜的花炮,使隔壁的外国人也‘嘘’了起来:这却和花炮都成了我一年中仅有的高兴。”“十多年前,我看见人家过旧历年,是反对的,现在却心平气和,觉得倒还热闹,还买了一批花炮,明夜要放了。”鲁迅那个年代,城市里也许还没有多少雾霾,但对于在城市里放花炮,人们还是不能接受的,外国人的“嘘”声就是一个证明。因为放花炮,纵使在当时不会造成太大的空气污染,那噪音也会让人受不了,对此,外国人是反对的。今天,若有谁还想着在城里过年要靠放花炮来烘托气氛的话,那也许会招来更大的一片“嘘”声。现代社会,城市化是避免不了的事,我们每一个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在行为习惯、思维方式等方面也要城市化,这样我们才能与城市共同而友好地前行,在城市的发展当中享受生活的美好。

  有人说,城市里没有年味,这话其实不完全正确,年味是存在的,需要你去品试,去感悟,去寻找与发现。其实,城市的年味就一个字:淡!淡是什么味儿?淡还有意思么?其实不然,淡才是人生的真味,也才是一个城市所需要的品质。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城市让节日更温馨,也许一切都在这个“淡”字里吧。

  城市春节之淡,不是寡淡的淡,不是淡而无味的淡。我们知道,不论什么食品,若无盐,则都难以下咽,所以淡是人们所不喜欢的。但城市春节之淡,却是淡雅的淡,是素淡、淡浄、旷淡之淡,而这种淡,才是人们所追求的一种生活境界。

  过年了,城市如同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现在一下子慢下来了,城市也需要休息啊。城市安静了,路上人少车少,空气也变得比以前干净了。城市春节的这种淡,一下子让人有了一种淡朴、淡远的感觉。城市如同一个人,一下子放松了,这是一种多么快慰的事啊!

  其实,对于过年图热闹这件事,我们真的要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在传统的农业社会,人们辛苦惯了,所以到了过年过节的时候放纵一下,大吃大喝大玩一通,这未尝不可。而到了如今的文明时代,尤其是在城市,我们就要从更高的层次上来领略过年的风景了,莫贪“厚味”。当年,常州诗人黄景仁在除夕写道:“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知。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诗的意思且不说,他这种“悄立市桥”之举,本身就是一种美一种淡,他是以自己独特的眼光来看待人世,看待一切的。

  过年了,城市安静了,我们是不是也要好好思考点什么呢?

城市里的年

责编: zhuangenhui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