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阳湖 >> 正文
花园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9-01-08 16:21:00  报料热线:86598222

  我的脸上如有从童年带来的红色,它的来源是那座花园。汪曾祺老先生如此说。

  我童年的记忆里,自家当然没有花园,那逼仄的房间住人都够呛。如果硬要说有,那也是大自然这座大花园,稻田、麦地、田埂是小伙伴们尽情玩耍的乐园。如果碰巧有棵果树,譬如一棵野枣树,那足以让小孩子们日思夜想,尤其在秋天的夜里。第二天树下的杂草中,藏匿着几颗红枣,那种惊喜,抵得上吃一颗糖的快乐。当然,更多时候,小伙伴们不会等到枣子自然熟透。拗根树枝,拍打有枣子的枝条,枣子无可奈何地投入我们的怀抱。

  这棵野枣树在外公家后门外,外公家倒真的有座花园。

  外公家的花园很大,砖块铺的走廊两边各一座。我对花知之甚少,只记得有盛开的月季花,一簇簇的,很讨喜。有时想趁园里没人时,摘下来把玩,无奈那刺太戳人,总下不了手。外公总在月季花的树枝上扦插忙碌,为了来年开出更美的花朵。秋天时五彩缤纷的菊花,秀丽多姿。尤其是那略微弯曲的花瓣,似金色的瀑布倾泻而下。一盆盆菊花在砖架上铺开,竞相争艳。当然了,我忍不住会去抚摸一下花瓣,谁让它们那么地迷人呢?

  花园里,有一个巨大的水缸,我经常朝着它发呆,看到水里的我,做个鬼脸。缸里养着睡莲,绿的叶,红的花,黄的蕊,那是最美的水彩画。

  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爬出墙外,夏天碧绿的一大片,趴在我的记忆里。

  花园里有个暗房,终年关着,那里有培育的白木耳。一段段树桩搁在木架上,上面点了药水,用塑料薄膜铺盖着。过一段时间后,把薄膜拿掉,一朵朵白木耳在树桩的疤痕处冒了出来。外婆去采白木耳,有时我去玩,也喊我帮忙。暗房里有药水味,那滑溜溜的白木耳,怎么从树桩上冒出来的?这是我当时最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这些年到处旅游,大自然是最美的花园。内蒙古呼伦贝尔的大草原,绿得夺人心魄。新疆喀拉峻大草原上的花,满山坡满山坡地绽开,山坡上的骏马低头啃草,蓝天白云就在头顶,那种遗世独立的美丽,心无旁骛的宁静,都是大自然所赐予的。

  我现在工作的学校就是一座花园。深秋袅袅婷婷的浓雾中,学校在山脚下若隐若现。校园内有湖,湖中有九曲长廊,湖水澄澈,长廊有致。夏天的早晨,湖中游弋的鱼儿在水面上冒泡泡;深秋的傍晚,雪白的芦苇随风摇曳……

  其实更多时候,花园就坐落在我们的心中。

花园

责编: zhuangenhui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