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阳湖 >> 正文
慢夏时光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8-07-09 09:58:01  报料热线:86598222

  夏日周末清晨,天空湛蓝得不太真实,它为即将来临的积云雨搭建好了舞台。日光是银色的,明晃晃地扎进眼眸,光线正在向带有温度的亮白色过渡,四周的影子慢慢清晰起来。

  伸展慵懒的腿脚从被窝起床,我迅速吃完早饭,换了双运动鞋,准备到公园晨跑。在微信圈与兄弟相约中午园内品茗,跑至半路忽然下起滂沱大雨。园内那圈树荫浓重的水泥小路是我的最爱,嗅着荫凉的水汽,有一种幽森、细致、嫩生生的植物气息。远离小路的左侧林中有座低矮废弃小屋,也许是当年修建公园时遗留下的工棚,屋前几株木槿开得正好。《礼记》上说,夏至之后,“半夏生,木槿荣”。粉红、粉紫、粉白,露水犹湿,万千美态。《诗经》中的“有女同车,颜如舜华”,舜华就是木槿。只是花开荼靡却短暂,朝开暮落,如红颜易逝。

  中午时分,雨渐渐停歇,云缝中露出了近午的阳光。路旁的草尖上晨露未散,鸟儿在树间啁啾雀跃。它们一点都不怕人,有时就跳到路面上,在你面前踱几步,白你一眼,再扬长飞去。夏虫擅长歌唱,尽管体量小,但它们配备着比八音盒还精巧动听的发音板。合唱中以蝉持续的强音为最,高高低低的树冠里,蝉鸣的小马达,传送着高亢的发烫的亮音。蝉的生命周期长达十几年,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在蝉生命周期的4个阶段中,除了最后一年的夏天以外,前三个阶段都是蛰伏在地下。如果人们都能知道蝉十几年才能来到世间“风光”一次,便会觉得蝉鸣何其珍贵了。地下的蝉触摸到了阴气,用尽毕生的使命爬到树的高端,开始生生不息地嘶鸣。

  以茶会友,我和兄弟们坚持好几年了。今日沐雨前来,依旧怀着学生时代的向心力。他们渐次入座,有的张罗打牌,有的负责准备茶具。先品的是茶楼供应的铁观音,色、香、味平平,但尚可入口。换上一位死党自带的铁观音,大家品后都说好茶。死党说,这种铁观音一斤上百,自然要比茶楼供应的好了。在氤氲的茶香中,大家品茶论茶,谈古论今,茶叶换了一泡又一泡。新的铁观音泡开后,茶香扑鼻,大家赞不绝口,都说品后满口甘甜清香,令人更觉神清气爽。这时候,恰到好处地读一段妙文,双眸也会熊熊燃烧起来。身边缠绕的二胡弹奏悠扬婉转,胸臆瞬间荡起了浪漫情怀,血脉贲张。

  静寂与哀伤、快乐与狂欢都收藏在茶杯中,伴着茶香荡涤在记忆深处,始终牵挂着和死党们分享的——夏茶的温暖余味。我的心,恰似一颗盛夏的果实,期待着下一季的萌芽、滋养、含苞、绽放、结果、化核,岁岁年年,循环往复间。

慢夏时光

责编: jiangcaiting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