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阳湖 >> 正文
少年最爱黄梅天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8-07-09 09:57:40  报料热线:86598222

  故乡初夏时,通常会进入黄梅天。

  油菜籽、麦子刚抢完,梅雨即来。阴雨连绵,到处湿漉漉的,器物发霉,此时地里正要做秧田准备莳秧,所谓“稻要落雨”;晒场上要做酱,既要雨生的霉菌,也要太阳晒酱;而蚕户养的蚕要上山,最盼有晴天;中间还有端午节,农家也看重,包粽子煮鸡蛋;而布谷鸟总是在阴雨中咕咕催着下种,乱人心……

  总之,阴晴之间,农家最忙碌。

  翁卷有诗说黄梅天江南农家:“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

  虽然闲人很少,大人们屋里地里,忙得累死累活的,但少年不知愁滋味,最爱黄梅下雨天。

  黄梅天已是初夏,气温适中,下雨之后,挽着裤腿,赤脚走水里,打湿了裤腿也没事;即便踩在烂泥塘里,烂泥从脚趾间挤出,痒痒的,感觉很奇特。

  黄梅天恼人的一切,却都在吸引着江南的少年。但是,最让少年爱黄梅天的,是到处都是鱼,鱼经常出现在你想象不到的地方。

  过去黄梅天雨大,经常发大水,我家距码头也就二三十米,梅雨厉害的年份,涵洞走水慢,村口小河里的水便漫到了村里的晒场上,甚至家里!晒场上窜条鱼在水中游曳,甚至家里也有窜条鱼乱窜!

  彼时家里地面都是泥地,一场水漫过,可烦人了,但小孩们却不烦,反而高兴得很。难得能在家里追逐小窜条鱼啊。

  过去故乡的小河,条条相通,两条河之间,即便筑了低坝,也有石板堆砌或者水泥浇制的涵洞相通。这涵洞平常水势不大,但黄梅天排水却是波涛汹涌,常有大鱼被带下来。父亲和堂叔经常在夜里带着尼龙绳编织的网兜——“海斗”,去和别人抢位置。通常,这个时候那个涵洞口会有大收获,周围喜欢捉鱼的村民都知道,抢到位置后,把“海斗”插在两条河之间排水的涵洞下端洞口,用树枝或竹竿插住,防止被激流冲走,然后“守水待鱼”,等着鱼随着激流下来,俗称“装鱼”。从青鱼到鲤鱼、鲢鱼、鲫鱼,会有不少收获。但即便抢到了位置,夜里也得经常寻访,及时取出乘水而下落入“海斗”的鱼,既可防止被其他人偷掉,也是检查插的牢固程度,有时水大了,加上进了大鱼在网兜里折腾,会把网兜扯脱冲走。

  我和弟弟小时候都愿意跟着父亲和叔叔去“装鱼”取鱼,不怕困不怕泥泞不怕黑暗,只是觉得很有意思,拎着鱼回家的时候,还很有成就感。

  这用“海斗”“装鱼”,通常是大人的活,因为河与河之间的涵洞流水大,小孩弄不了大“海斗”,且容易被水冲走,小孩通常在小水渠里捉鱼。

  黄梅天的鱼最喜上水,只要有小沟渠通向河里,有水下流,总有鱼逆水而上,甚至菜地里的垄沟,有一流水下河,也有鱼上来,尤以鲫鱼、窜条鱼最多。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篾片编的“退笼”(一种渔具,鱼进去后出不来,“退笼”只进不出,也是故乡用来形容一种人的俗语)插在水沟里,等着鱼钻进去。浑水之中,鱼从来不辨,只想奋勇前进,遇到“退笼”的口子里的篾片,钻进去还以为打了胜仗,没想到进了“退笼”,却再也难以返身,只有束手就擒的命。一般傍晚去插“退笼”,早上收的时候,没有满满的一“退笼”,也有一半的鲫鱼、窜条、泥鳅之类的。

  还有一些小沟,若是没人安放“退笼”,抢个大早,我那个时候上小学,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拿着小“海斗”,或者干脆就是一只细竹篮,找这些沟渠,把“海斗”往靠近河边的沟渠里一插,周围围好,不让有鱼逃走的缝隙,然后到沟渠上游,用泥把水堵住,光着脚在沟渠里赶鱼,把鱼往下游的小“海斗”或者篮子里赶,水干了,没有被赶下的鱼,捡起来,回家,往盆里一倒,战果总是极其辉煌,都是小鲫鱼。

  偶尔,在沟里会遇到赤练蛇或水蛇,那也不怕,通常赶鱼时会拿根竹棍的。

  麦地翻耕后,还没有来得及做秧田,梅雨来了,泡着,水太多,总是会流向河里,河里的鱼也就逆水而上。翻耕之后的麦地,垄沟里的水还比较清,可以清晰地看到鱼在里边乱游。小孩最喜捉这种鱼,几个人从两头追赶,不过,因为垄沟里的水拍不出去,这鱼蹿的速度也快,不太容易捕捞。但是,小孩们总是不管不顾,一定要逮着这些鱼,结果弄得浑身湿淋淋的,也未必真追到。不过,这追鱼的乐趣,至今回忆,依然荡漾在心头。

  不仅是刚翻耕的麦地,到拔秧插秧的时候,秧田里也经常有鱼。拔秧插秧,也经常顺手捉鱼。小孩跟着拔秧,常常心有旁骛,被鱼所惑,老挨大人数落不好好干活。

  故乡的田头过去都有积肥的草塘,黄梅天时,草塘里的积肥已经撒在地里,草塘里全是积水,通常也有小沟通往河道,这草塘里黄梅天也都是鱼虾的聚集地。半大小子堵住草塘口,用水桶撩勺把水弄浅,然后把剩下的水弄浑。水浑之后,鱼儿都要张嘴呼吸,小嘴一个个露出水面,游的速度也慢了,这个时候捕捞最轻松。

  当然,还有上水白条。沟渠若高出河面较多,涵洞里的水流入河里时,动静很大,这个时候,白条鱼最喜“轧闹猛”,但因为涵洞高出河面,它们上不去,只好在水流入处打转,这时是钓上水白条最好的时候,扔下钩子,甩动钓饵,白条便迫不及待地扑上来,咬住钓饵,顺手一甩,便再无逃生之术。

  故乡的黄梅天,过去就是这样,遍地是水,也遍地都是鱼,这才是真正的鱼米之乡。但这样的场景,已经消失很多年了,而且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

少年最爱黄梅天

责编: jiangcaiting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