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阳湖 >> 正文
爱上野香葱摊饼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8-06-04 10:46:01  报料热线:86598222

  2013年,我在故乡享受春天阳光的时候,邻居拿了一把细细的野香葱过来,问要不要带点回北京摊饼吃。

  “野生的,纯天然哦。”邻居特意向我强调。

  我接过一看一闻,果然,野香葱独有的香气扑鼻而来,味道重得很。

  这种香葱的味道,既不同于北方大葱辛辣浓烈的重口味,也不同于江南小胡葱的淡然幽香。那两种葱的葱味,都盖过了香味,但故乡的野香葱却是葱的香味盖过葱味,直白而绵长。

  自我开始在城市生活,便再也没有见过野香葱,直到这次邻居拿了一把给我。

  但我还是怀念乡野间茅草丛中生长的野香葱。

  我不知道它的学名叫什么,也没去查过文献。我从小跟着故乡的人叫它们“香葱”,它们大都是野生的。

  野香葱天生地养,长在田埂、河滩边,秆棵高埂地里,通常掩身在杂草丛中。待到春日到来,沐浴着阳光雨露,在杂草丛中顽强生长,一簇簇一抹抹青绿,散乱在杂草中。其身形细小,柔弱无骨,通常倚靠在其它草上,需细细低头搜寻,也有路边独自成丛的,那算是比较罕见了,因为这容易发现,也就容易被过往的人采摘走。

  挑香葱时,通常要把香葱和杂草分开,梳理好,顺着香葱往下捋,用割草的镰刀或铲子,挖入土中,把香葱连根带土挖出来,香葱根埋得较深,挖的时候要小心翼翼,野香葱的茎叶过于细瘦柔弱,有时挖根时一急躁,就手一拔,难免拉断。

  弄断了当然无所谓,但是太可惜了,因为根端的葱头是好东西,就像洋葱头一样,香味最浓。

  轻轻把根上沾的土拍掉,露出洁白的小珍珠大小的葱头,带着些许小须。

  挖多了,回家一洗,把黄叶揪掉,把细圆白葱头上的小须去掉,洗尽后捋顺,一把香葱在手,青绿娇嫩,夹着一段葱白,一清二白。

  故乡吃野香葱,以摊饼(烙饼)为主。我小时候印象最深的,也就是香葱饼。

  这香葱摊饼,先把香葱带白、带葱头的那段切碎,不必过碎,然后加入米粉(故乡多米粉),用水和开。和米粉是很讲究的,太稀了不好,太稠了也不好。

  调和好后,把灶台上的大铁锅烧热,淋上菜油,待油热后,把油匀开,倒入调好的米粉,稍后划开分块、翻身,米粉两边经过菜油滋润,外面颜色变成了金黄色,当然还夹杂着香葱经油之后的蔫塌了绿色……

  出锅,盛在盘子中,葱香味、米粉香味,混杂着菜油香味,随着热气弥漫在屋子里了。

  闭上眼,吸口气,嘘溜溜地,香气由鼻孔而入胸中,这感觉……

  长吁一口气,睁开眼,迫不及待地用筷子夹开,金黄色的外衣下,里边白色青绿混杂,一股热气冒了出来,不管了,夹一块放嘴里,在舌尖口齿间翻转打滚,稍凉,即吞咽下去,齿颊留香。

  这滋味,只有吃过的人才知道。

  所以,小时候,春天吃野香葱摊饼,那一直是我们渴望的。但并不是每次找到香葱回家都会摊饼,因为那时油有定额,米粉也少。

  但香葱饼,作为故乡乡下美味,却永久地烙在了我的头脑中。几十年没吃了,回忆起来,恍若昨日。

  野香葱不仅摊米粉饼,还可以用来摊鸡蛋。

  我第一次在北京吃大葱摊鸡蛋的时候,我还没习惯大葱浓郁的辛辣,总拿小时候的香葱摊鸡蛋来比较,总有许多失落和遗憾。

  那不打药、不用施肥、在田野间按时令节律、无人照顾、独自长大的野香葱,它的味道,岂是规模种植的大葱、胡葱可比!

  稀罕哪。

  我小时候学着大人种菜,有时候弄回来的香葱,家里既不烙饼又不摊鸡蛋,我便割下香葱头,带一截葱绿葱白的,埋在菜地边上,不用管它,经风吹阳光雨露之后,它又长出了新绿!

  其实,在我们长大之后,在奶奶也老去之后,家里几乎很少吃香葱摊饼,或者香葱摊鸡蛋了。大家都忙碌着,懒得花心思去挑、去拾掇了。

  我问父母,父母说,现在那么多好吃的,也懒得去弄这些东西了。

  邻居拿来的香葱,我表达了谢意,但还是退给了邻居,因为我还要出门办事去。

  我终究没在家吃到香葱饼,也没带到北京。

  到了嘴边没有吃着,还有比这更遗憾的么?

爱上野香葱摊饼

责编: jiangcaiting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