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水上舞台9月22日武进区第五届市民艺术节“常州风第二季——‘常州笑脸’常州市原创广场舞决赛 2017年9月17日-2017年9月23日停电预告 2017年9月14日-2017年9月21日停电预告 关于在全区试鸣人民防空警报信号的公告 水上舞台9月15日“江南唱雅”锡剧戏迷票友专场演出(二)
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阳湖 >> 正文
壶口瀑布
来源: 作者: 日期:2017-09-18 15:13:34  报料热线:86598222

  □ 刘红玉

  壶口瀑布是黄河中游流经晋峡大峡谷时形成的一个天然瀑布。山西和陕西以黄河为界,我们在山西这边观赏瀑布。

  远远地听到轰隆隆的吼声,不由挪快了脚步。那是战马的嘶吼,是莽汉的怒吼,是折戟沉沙的闷吼,仿佛看到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拼命,又似感受到离散多年的亲人重逢的喜悦,更像金戈铁马从天而降。那里面或许还有驼着货物的驴子的走路声,有漫山遍野的玉米迎风抽枝的声音,有黑黝黝的农民吟唱信天游的声音。但这一切都被一张巨大的幕布盖住了,结结实实地盖得密不透风。所有的声音都被扎进了一个袋子,声音们左碰右撞,寻找着突破口,奈何奈何,却是无处可逃。

  走近瀑布,只见浑浊的黄河水奔腾不息,一往无前地在河道里翻滚着。它们起初还是挺斯文的,就像为了奔赴一场盛宴,一本正经地穿戴整齐了,雍容华贵地款款而来。那激起的小浪花是它们之间礼节性的握手,轻重有余,温文尔雅,不激不厉。

  陡然地,水花们跌落到下面的河床上,一下子碾压在了一起,激起了无数的浪花。浪花和浪花之间扯起了无数的细小的帆,有各种各样的形状,它们是想去远方遨游的。它们知道,远方有更宽的河道,它们可以自在地流淌,慢慢享受或炙热或阴凉的阳光的抚摸。可是后面的浪花迫不及待地盖住了前面的浪花,一切是那么的猝不及防。帆折了,浪花摔成了无数瓣,摔成了粉末,变成了水汽,升腾而起,又跌落到水里。那里是它们梦开始的地方,于是它们又凝聚成了一朵朵浪花,扯帆前行,周而复始地轮回。

  河道的两壁被河水冲刷得只剩下了石头,参差不齐地杵着,似士兵手中的战矛。有些拧在一起的浪花迸溅到石壁上,那是视死如归的决绝,发出了地动山摇般的怒吼。水汽在碰撞中凌空而起,在空中弥漫,像烟花般四散而开。头发上、衣服上都沾满了水汽。水汽里缀满了黄色的泥土颗粒,它们像个恶作剧的孩子,乘风而入,黄泥粒最终布满了全身。

  站在瀑布旁,鼻子发紧。空气中都是黄河的咆哮声,那咆哮似有触角,把你的全身心捆绑住了,你的脚无法动弹。为什么吼声如此之大?是河水,是水中的黄土,抑或是之中夹杂着的石粒,它们互相砥砺,于砥砺中蕴育着无穷的力量。这大自然的力量就是我们世世代代繁衍的力量,生生不息,绵延流长。

  瀑布边有供游人拍照的小毛驴。小毛驴头佩大红花,马鞍上也是大花衣。主人是个干瘪的小老头,晒得黑黑的,和小毛驴浑然一体。脸上沟沟壑壑,似盛开的菊花,山羊胡子直长到肩。他头上扎着羊角头巾,肩上挎着铁烟杆,一个布褡裢。白布褂子清清爽爽地穿在身上,朝着游人咧嘴笑着,一边兜售着生意。见我们拍他,也不恼,一副见惯大场面的模样。

  出口处,也有好几头小毛驴,被拴在铁杆上,安静地呆着,旁边不见主人。其中一头毛驴,红艳艳的山花占据了大半个脑袋,鼻头紧贴着铁杆,似在沉思。我轻声呼唤,它转过头,眼神温柔地看着我。我伸出手,试着抚摸它的塌鼻子。一下、两下,它的双眼皮一眨不眨。等我想再摸第三下时,它别过头,不理我了,继续冥思了。不知这王二妮在思考着什么驴生哲理,或许天太热了,它只是在码算着什么时候能结束一天的营生。

  我们离开壶口瀑布不久,因为上游洪水泛滥,瀑布的景点关闭了,我们为欣赏到如此壮观的景色而庆幸。

壶口瀑布

责编: fenglina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