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淹城 >> 正文
团扇中的风雅和匠心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8-07-11 14:19:22  报料热线:86598222

  □ 马联平 原堂又有团扇活动,而且这次是画扇面,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对于团扇,我是非常有感情的,对它的记忆,遥远而美好。想起它,就会想起我的童年,想起我慈祥的爸爸。

  小时候,我对爸爸最深的印象,是他的身上常常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那么清新淡雅,沁人心脾。因为爸爸在苏州檀香扇厂工作,是做扇骨的高级师傅,他十多岁就赴上海拜师学艺,手艺学成后曾作为专业师傅到海南传授技艺,后在苏州檀香扇厂扎下了根。

  小时候放暑假,我最喜欢的是到爸爸厂里去玩。苏州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城市,白墙黛瓦,亭台楼阁,假山怪石,而我爸爸的厂里这一切都有。记忆中,每天厂里大批外宾来访,而且厂里的绘画车间很神奇,那些叔叔阿姨静坐在工作台前,在扇面上就寥寥几笔,一棵虬劲苍老的梅树、一丛飘逸清雅的翠兰、一个长裙曳地的仕女就跃然纸上,栩栩如生。工人下班后,我常去车间玩,闻着淡淡的墨香,看到美丽的团扇或折扇上坠着的璎珞,我爱不释手。

  因此,从孩提时代起,我就在心里种下了团扇情结。团扇与生俱来的一种安静的美丽,让它带着一种清隽的秀雅,仿佛空谷中的幽兰。女子执团扇不是为了扇风,它乃是一种风情,在摇曳生姿中,一种柔美一种婉约,昭然于一颦一笑间。

  然而,随着年龄渐长,我对团扇也有了别样的认知,即一把团扇,有多少风雅,就有多少匠心。

  团扇是风雅的,在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的诗词歌赋中,都能见到它的身影。西汉著名才女班婕妤在她的一首《怨歌行》中,将团扇喻作夜晚天空中的一轮明月:“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圆似明月。”杜牧的《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把一位宫女手执团扇扑萤火虫的寂寞哀怨,描绘得淋漓尽致。

  可是,每把风情万种的团扇里面,都凝聚着制作人的心血和智慧。

  譬如,上一次我参加了“绷团扇”活动,切身的体验让我从它繁琐的工序中看到制作过程的不简单、不容易。要先在绢布上细心地作画,然后彻底喷湿后,用胶水糊在扇骨上,不停地绷扇面,要拉平拉直,等扇面干透后把包边胶上,还要一点一点熨烫,其中包含了许多工序。人在制作时,千万不能急躁,一定要平心静气,否则前功尽弃。

  而这次参加“画扇面”活动,更对匠心独运有了切肤的感受。

  活动请来的陈老师是我佩服的画家,在他的微信朋友圈,经常可以欣赏到他的作品,既厚朴粗拙,又精工细丽,洇染着绵延的古意,有的看似漫不经心,但墨迹所至,都是漫漫漶漶的深思熟虑。这次画扇面前,陈老师谆谆告诫我们这些国画初学者,拿毛笔画时,要像写毛笔字一样,用笔尖落到纸上,而不能乱涂,只有笔墨完全渗透在纸里很扎实后,才能上色。绘画从简到繁,由繁到高,是技法、能力循序渐进、不断提升的过程。

  听了陈老师的话,我想到上次绷团扇我在绢布上作画时,就犯了一个好高骛远的毛病。当时,为了增加荷叶的晕染效果,我用大片的墨汁涂抹,结果看似潇洒的泼墨,却描成了一个污团,效果可想而知。所以,就像陈老师说的,人只有修炼到那个份上,有了掌控力,才能笔随心动啊。

  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我选择了丰子恺一幅名为“儿戏”的画:一位妈妈带着他的稚子在乡野玩耍,纷飞的蝴蝶让孩子情不自禁用扇子扑打,画面古朴拙然,生动鲜活。而一起参加活动的朋友们,有的画休憩在芦苇花上的鸬鹚,有的画正在赏梅的古人,有的画飞在兰花丛中的蝴蝶,有的画荷塘中怒放的荷花。陈老师都事先一一帮我们用铅笔在扇面上画好了轮廓,我们只需用毛笔蘸上墨汁描摹,然后力所能及地上色。遇到困难,陈老师会帮忙修改,他那看似随意的点染、勾勒,立刻使原先的画作焕然一新,充满了灵气,让我们由衷地啧啧赞叹。

  夕阳下的原堂一如既往地宁静幽雅,居家的老式庭院里,草木茂盛,生机勃发。一个下午,我们坐拥在斗室之中,手执画笔,坐享着人世间最奢侈的静美,又收获着意想不到的惊喜。一把把独一无二、专属于我们自己的团扇完成了,细端清丽的扇面,轻摇别致的扇子,清风徐来,格外清新凉快,心中涌动的是一份满足。人生美好,就包含在这不经意的一笔一画一寸光阴中了。

团扇中的风雅和匠心

责编: zhuangenhui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