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缅怀金一帆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04-03  报料热线:86598222

  □ 杨金达 金一帆离开我们八年了。他是我的“贵人”,在我命运转折的关头,没有他,我将是另一番人生,我不可能读大学,也不可能站在前黄中学的讲台上。

  1958年,我高中毕业考入扬州师范学院。开学前夕,我按照录取通知书上的要求,请大队书记开介绍信,去乡粮管所开户籍和油粮关系的迁移证明,没有这张证明是不能到大学里去报到注册的。大队书记拒绝了我,说大队里需要高中毕业生,真是当头一盆冷水泼下来,我蒙了。我问书记,为什么不让我去读大学?书记不理我,站起来就离开办公室走了。后来我多次去求他,父亲和姐姐也一再去求他,书记一概拒绝,我年迈的父亲向他下跪也无用。我家是典型的贫农家庭,父母亲和姐姐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在队里天天出工,干活从来不耍奸刁滑,我虽然读高三,节假日都回队里劳动,在高考的前三天,我还在队里开夜工车了一夜的水。后来我才知道了为什么被拒绝,我哥两年前进合肥工业大学读书,半年前选调国家举重队,因出国比赛,国家体委来大队政审,现在我要读大学了,有些人心里就不平衡了,硬要扣我在家种田。眼看去扬州报到的日期即将过去,我唉声叹气地躺在床上。那天,姐突然跑回来说,大队来了一位蹲点干部,是副乡长,姓金,态度和善,我们去求求他,或许有希望。说着拉着我往外跑,我们在金副乡长的办公室里找到他,金副乡长个子不高,瘦瘦的。姐还未开口便哭出了声,金副乡长拉姐在靠背椅上坐下,说:“丫头,别急,慢慢说清楚,别哭,到底是怎么回事?”

  弄清事情的原委,金副乡长看了我出示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说:“大学怎么能不去读呢?你们大队书记太不懂党的政策了,明天我去批评他。这样吧,我写张便条,你们直接去乡粮管所办手续。”说着,金副乡长抬头看一下钟,说:“时间还来得及,你们现在就去办。”

  金副乡长拿出纸笔,写了一张便条,并盖上乡政府的大红印交给我姐。在我们离开办公室时,金副乡长还给乡粮管所打了电话,让他们迟一点下班,等我们去办手续。那天我们顺利地办好了手续,第二天一早我就离家去了大学。

  那天我和姐走得匆忙,竟没有向他说声“谢谢”,我一直很内疚。后来我多次到乡里找他,想当面说声“谢谢”,但没有找到,他已经调离了。“文革”结束后,我回到前黄中学工作,也多次托人打听,可我连名字都不知道,怎能找得到?

  一天课后,我们几位老师在办公室闲聊,在谈到乡镇干部的工作作风时,一位姓顾的体育老师说:“我1959年从体育学院下放回来,大队不给我发口粮,说没有计划,我只能吃父母的口粮,父母口粮本来就少,添上我,怎么能够?我到乡里找了几位干部,都没有解决,后来我找到了张老师家的金乡长,他说怎么能不发口粮呢?立即和乡粮管所联系,照标准给我批了口粮。那是三年困难时期,如果没有金乡长,我真难以想象会怎么样。”

  我很惊讶,我知道张老师先生是乡镇干部,但不知道他姓金。 我说:“我命中也有一位‘贵人’,是姓金的副乡长,我寻找多年未果。不知道是不是张老师的先生。”接着,我说了自己的故事。坐在一旁改作文的张惠芬老师说:“你说的副乡长很可能是我家老金,我回去问问。”第二天张老师告诉我,我寻找多年的金副乡长,果然是她先生金一帆,现在是我们镇的党委书记,他还隐约记得这件事。

  第二天,我便去张老师家看望金一帆书记,表达我迟到的谢意。在谈到基层干部的工作作风时,金一帆书记很有感慨。他说:“我们基层干部,是群众的贴肉衬衫,也是党和群众联系的纽带。要站在群众的立场上多为老百姓想想,多一点关怀。我们不少干部常常会有意无意地损害老百姓的感情,有意无意地损害党在群众中的形象。”接着他举了一个例子。他任政平乡乡长时,暑假县教育局发文要求中小学教师暑假一律不休息,参加学习。一位姓刘的女教师气呼呼地找他请假,要去部队探亲。她寒假才结婚,婚后三天丈夫就返部队了。他特事特办,用乡政府的名义替她向教育局请假,刘老师感动得流下了眼泪。金书记说:“当时不批刘老师假似乎也没错,但在群众中造成的负面影响就大了。”

  这次探访,增进了我对金一帆书记的了解,我对他更加充满敬意。他不只是我命中的“贵人”,更是普通老百姓的“贵人”、一位非常优秀的农村基层干部。

缅怀金一帆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