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怀念父亲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20-04-03  报料热线:86598222

  □ 吴子鸣

  1914年1月22日,父亲吴桂荣诞生在溧阳厚庄一个极其贫困的家庭。

  由于家境贫寒,父亲没有进过一天学堂门,但他的口才极好。他年轻时家里实在困难,出去唱春,他现编现唱,深受男女老少的喜爱。直至晚年,县文化馆的人还来向他收集唱春的资料。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父亲在大队当干部,他虽然一字不识,但他作起报告来,却一二三四,头头是道。且精力特旺盛,那时的他已是五六十岁的人了,白天起早摸黑在生产队里劳动,夜里经常开会开到深更半夜。

  父亲的一生,是勤劳和节俭的一生。他热爱劳动,一辈子忙于耕耘,干活时从不偷懒,直至晚年仍手脚不停。集体化年代,无论是在公社兴修水利的工地上,还是在生产队的田野里,他总是有一分力出一分力,对集体从无二心,爱队如家。由于从小家境贫寒,父亲养成了节俭的习惯,从无奢侈过,一粥一饭都十分珍惜,即便是晚年家境好一些,他也但求温饱,对衣着等从无他求。

  父亲的一生,是耿直的一生,乐于助人的一生。父亲热心肠,不会拐弯抹角,决不欺软怕硬,他一生忍受不了不平之事,遇到不平事,就要站出来说公道话。遇到邻里有个困难,需求医问药,他总是热心帮助。他曾一口气背了病人赶上十几里去县城抢救,也曾多次从水中救过人。村上有人家老了人,他总是前去帮忙,忙前忙后。

  父亲晚年以坚强的毅力和病痛搏斗着。上世纪90年代,父亲因白内障几近失明,又常常因胆结石痛得头上汗珠直滚。1997年以后,父亲的胃口大不如以往,已到了想吃而不敢吃、有吃而不能吃的地步。他一生的嗜好,烟早不抽了,一抽就头昏;酒,本来是他的第二生命,也停了;饭量也明显小了。成天头昏、脚麻,连小便都十分困难。父亲明显地衰老了,迟钝了,眼睛也看不见了。我看着他挑着粪桶那吃力而又顽强的样子,我的心都碎了。1998年10月4日,我看到他连小半个肉圆都难以下咽,这使我想起当年胃口特好的父亲。过去我们家里困难,父亲能吃又没得吃,后来条件好了,有得吃父亲却又不能吃了。但是,父亲仍顽强地活着。1998年秋天和1999年夏天,他还在挑稻草、捆麦草。1999年9月18日凌晨1时,父亲高烧不止,这一病直至10月3日才有转机。这以后,几乎每年都有一两次类似的情况,或发热、或咳嗽、或呕吐。尽管如此,他还是想着自己的子女,连百年之后如何让子女少花钱都一遍又一遍地交代,再三关照勿大操办,简单点。最后几年,他眼睛看不清,耳朵听不见,胃口又不好,只能咬紧头皮吃点东西,仍顽强地坚持活着、熬着。

  2003年3月3日,父亲在雨水和泪水中离开了我们。

  敬爱的父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怀念父亲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