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写鼠说鼠贺鼠年
——芳茂笔记(四)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20-02-10  报料热线:86598222

  □ 章公台

  “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庚子新岁,悄然而来,按民风习俗,龙年说龙,鼠年说鼠。

  凡涉及鼠,就怪不舒服。众所周知:它那副尊容狡黠得实在叫人可怕,贪婪的秉性更叫人切齿可恨。由于它处处与人为敌,因而就落在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四面楚歌之中。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政府曾将它列入“四害”之首,大张旗鼓,严加挞伐。

  古今中外,除了国人的“大年夜老鼠嫁女女”、洋人的“米老鼠”等几个童话故事趣谈老鼠之外,所有的文字对老鼠几乎皆是一片骂声。《诗经·硕鼠》不就是将奴隶主、贵族、国君等残酷无情的剥削者、统治者,当作可恶的大老鼠来诅咒的吗!当代报刊也常用老鼠来作为贪官的形象代表。翻开辞书,满目是“獐头鼠目”“鼠目寸光”“胆小如鼠”“鼠窃狗盗”“首鼠两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之类,对老鼠无情贬斥。看来只有将它全部、彻底、干净消灭,人间方能太平!

  我国古代不乏有写鼠的篇章流传至今。唐朝柳宗元的《永某氏之鼠》,写一个永州人敬鼠、爱鼠、护鼠,于是老鼠就奔走相告,周围的老鼠闻讯都乔迁到此人家中,“饱食无祸”而肆无忌惮,乃至称王称霸。不久换了新主人,就将屋里所有的老鼠一网打尽。柳老借此指出,老鼠一旦失去靠山,一切也就完蛋了!北宋苏东坡之《黠鼠赋》,专门描写老鼠的奸诈和狡猾,从而提请人们对鼠和鼠辈要提高警觉。清朝蒲松龄的《大鼠》,说宫中有鼠,大与猫同,为害甚烈。就降旨征集民间凶猛之猫,进宫逮鼠,结果一只只猫都被老鼠吃掉。最后只能从国外引进一只狮猫,由于它熟知兵法,懂得游击战术,经几番较量,最后终于咬死了那只大老鼠。蒲先生大力宣传洋猫比国猫厉害。我想,国猫一旦同“狮猫”一样,那么也就再也不会有“猫鼠同睡”的趣谈了。

  唉!老鼠是老鼠,鼠年是鼠年,毋须犹豫,理应欢呼。艺术家笔下的老鼠多么可爱,祝鼠年大家都交上好运!

写鼠说鼠贺鼠年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