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琴人依旧舞秋风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20-02-10  报料热线:86598222

  □ 刘云燕

  人物

  一日,碰到一位娘家村上人,她兴奋地问我:“你有没有去看戏啊?你叔每晚都在戏班子里弹琴哩!好听着呢!”当晚,一吃过晚饭我便匆匆前往。

  回秋的晚上,清风习习。马路边的一片空地上,人头攒动,台上水袖飘飘,台旁乐声悠扬,古老的滩簧正在上演……我一个劲往人堆里钻,直到挤到了戏台旁的乐队边上,一眼看到了叔……

  他弹的是一架电子琴。我站在不远处,看到他一直低着头,胖胖的身躯与花白的脑袋随节奏投入地摇来晃去,粗粗的十指在键盘上如行云流水般变幻,让我无法与叔平时五大三粗的农民形象联系在一起……

  待到夜凉欲转时,琴人依旧舞秋风。

  未曾抬眸琴谱寂,四野乡音曲在心。

  叔从小就痴爱于琴,很有音乐天赋,全是自学。年轻时,经常在家自娱自乐。在那个只知道下地挣工分的年代,曾被村里人说成是“不务正业”。叔有一架扬琴,记忆中,第一次听他弹扬琴是在一个温暖的午后,琴竹在弦上蜻蜓点水般翻飞自如,宛如泉水叮咚……从此,这把扬琴就被我们几个兄妹惦记了……趁大人不在家,伙同叔家孩子偷偷取出扬琴乱弹一气。“咚”的一声,琴竹被敲断了!叔后来发现了,大为恼火,“严审”了他的儿女。

  若干年后,叔的女儿出嫁了,儿子也大学毕业后在城里安了家,婶也跟着去了城里。不太会洗衣做饭的叔,却一个人留在了乡下……

  此后,戏班子又换了几个地方演出,我也跟了几次。还是偷偷站在叔的近处,边听边看戏,不曾扰他,埋头琴音的他当然也不曾知我到来。

  听村上人讲,戏班子每次演出前,他都会义务去联系当地的有关人士,忙前忙后,筹集开戏费用。也许键盘上那几个小时的“过把瘾”,就是他的动力……

  繁华十里,不及一夜倾琴……我好像突然明白叔为什么那么喜欢呆在乡下了……

  去年年底前,叔突然脑梗,很严重,好在儿女倾力救治,恢复良好,已能在搀扶下稍微行走。年底,叔回到家过年,我去看望了他。听婶说,回家后他没有在医院时的状况好了,时常皱眉发脾气,也不肯多练走路。

  那日饭后,叔让我用轮椅推他出去散步。从大门推到屋侧马路,又绕到后门口时,叔突然急急让我往回推,我推了几步,他又表示走错了,很急的样子,又说不清。还是一旁的婶懂他,指着几间堆杂物的辅屋说,他要去那屋。我和堂妹扶他下轮椅走进去,一着地,叔那条不便的腿,居然一下迈得比平常快多了,门口的台阶,他也一抬腿就上去了。婶在一旁告诉我们:“他住院时,家里装修了一下,把好多杂物都堆到这辅屋了,包括他的琴。自他出院后,他就一直不放心他的琴,生怕弄坏了,一直想来看他的琴。”

  走进辅屋的后半间,我们找到了一个很大的琴箱,递给他。叔的目光一下柔和了,他用手抚了抚琴箱上的薄灰,一脸的心疼,而后又用方言连着重复了好几句:“该着个十死咧!”这几个字,我听得很清楚,他在骂家人把他的宝贝放在了杂物堆中。当两架电子琴和一架扬琴全出现在他眼前时,叔一下变得好安静……

  后来,我们把电子琴放到八仙桌上,扶他坐在桌旁的太师椅上。叔定定地看了一会儿琴,缓缓地把左手放上了键盘,我们帮他把那只不便的右手也放上去。他用左手小心地敲了一个键,又移到上边调了几个音。接着,又用左手有节奏地敲出一串简单音符……那一刻,我发现他略显呆滞的眸中突然有光在闪动……

  小试一番后,叔彻底放心了,命我们收起琴。坐在沙发上,他慈爱地看着靠在墙上的琴,像是在看他的孩子,眉头也舒展了……我说:“叔,您以后就每天弹琴,我们都来听,好不好?”他轻轻地点了点头,暗悦浮动在两簇长长的眉毛间……

  待我再次去看望叔时,叔的家人说,自从搬回了琴,他不再乱发脾气了,每天也积极练走路了,又恢复到了最好状态……

  期待今年的回秋,又能在滩簧戏班的乐队中,看到叔在弹琴舞秋风……

琴人依旧舞秋风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