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静对朝颜开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20-01-10  报料热线:86598222

  □ 赵军

  年近花甲的我,没想到会被一棵牵牛花绊住了脚步。

  某号楼前路边的香樟树下,一棵蓝色的牵牛花,幽幽弱弱的。淡蓝色的花苞,浅白的花蕊,瓷白的花托,犹如一位蓝衫白裙的江南船娘,或者浣纱姑娘,天真而又羞涩,优雅而又哀伤。微风过处,那摇动的喇叭,仿佛传来咿呀的船歌,幽怨的曲调。

  树下是一个用方砖砌成的围栏,原本由工人种上的从西方舶来的草坪,不知什么时候渐渐地枯萎了,被保洁打扫得干干净净。这一粒牵牛花的种子不知是土著的,还是鸟儿衔来的,整个夏天也没人注意,秋风已过,当草木渐黄时,那一朵朵幽蓝才显得格外动人。

  红色的牵牛花比较常见,蓝色的不多,尤其是在这红尘万丈的城市。于是,我拿出手机,拍下这蓝色的“姑娘”。

  再给学生欣赏郁达夫的《故都的秋》时,一下子对蓝色牵牛花有了新的认识,对郁达夫的审美境界与体验有了不同的看法。“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训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静对着像喇叭似的牵牛花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感觉到十分的秋意。”原来蓝色的牵牛花能让人安静,让人在秋的肃杀萧索中感受到一丝安慰和优雅。“青天下训鸽的飞声”,是北京的特色,也是和平稳定的象征,“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表明郁达夫的闲适,表明他精神的内敛,眼光向内,更关注身边细小的事物,于是那蓝色的牵牛花就是他心中的“秋意”了:清,静,雅。这是经过大风大浪,经过姹紫嫣红,经过浓阴繁密后的内省,是心境的平和淡定,是自我主动选择后的“归田园居”,这心境多像陶渊明。

  于是便怀念起那久远的田园了。“竹引牵牛花满街。疏篱茅舍月光筛。琉璃盏内茅柴酒,白玉盘中簇豆梅。”月光下,竹篱边,持一杯酒,品一盘豆,看一架牵牛花。

  想起日本女诗人加贺千代一次清晨的经历。她晨起穿花园小径去提水,走到井边发现“朝颜”蔓儿爬满了井口,她便立刻转身,不假思索地到邻家提水。一个肯为自然让位的诗人,她的心该是多么谦卑又多么纯净。而那“朝颜”,就是平素人们不屑赏爱的牵牛花。

  匆匆的脚步,昂然走过的人们,如今,谁还肯向细微驻足低头?如此弱小的花朵在这巨大的时代中,显得无足轻重,谁还会“为花忧风雨”?可我相信,不关心细微之处的人,也绝不会发现生活的伟大之处。平凡的感动与深沉的思索,俱来自对生活,对人生最细微的体会。

  记得恽南田也有一幅名画《蓝色的牵牛花》,我想,那也肯定是他晚年的作品,因为那才是他的心境,他的“江南的秋景”。

  人人争道看菊归,我独静对朝颜开。路边冉冉弄寒色,谁人解得其中味。

静对朝颜开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