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未曾想到的家安处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9-11-19  报料热线:86598222

  那年是2000年。

  一天,单位里突然传出消息,说单位要整体搬迁到新城区。单位自建起就偏居小镇一隅,在运河畔已经二十多年了。真的要搬走?后证实,确实要搬迁到新城区去。

  教工们都惴惴不安:新城区是什么样子?单位搬过去后,生活上方便吗?毕竟现在单位是在一个镇上,虽说小镇不大也不繁华,但终究是一个镇,属于镇子的“五脏六腑”,还是全的。要买点吃的用的,要做个衣服裤子找个裁缝,小镇上都有,非常方便。不仅方便,还因在小镇上呆的时间长了,都知道哪个地方的豆腐花好吃,哪个裁缝师傅的手艺适合自己的喜好……特别是我,还另有一“秘密”:小镇上闺蜜的妈妈就如自己的妈妈,隔三差五要去“话长道短”,说说欢喜叹叹郁闷,顺带蹭吃蹭喝,让远离家乡父母的我,犹如在自家一般。每年端阳节到了,闺蜜妈妈都会包好肉粽,叫我拿回学校吃。闺蜜妈妈的良善、包容、豁达,让我学到很多……

  学校要搬迁了,新的地方,还会有这些么?

  2000年的一天,单位领导为解除教工们心中的忐忑,带领全体教工来到了新城区新单位即将开建的地方。

  那时,我们从现在的和平路滆湖路口下车(那时和平路叫新常漕路,滆湖路还远没有踪影),周围满眼的绿,田野从身边向四周铺展开去,一望无际。阡陌交错间,只有幼儿师范学校(那时叫教师进修学校)孤零零地立于田野间,除此之外,就是远处还有一两个小小的村庄。虽说庄稼是绿的,是有生命的,但对于我们教工来说,不见人群的地方,是没有烟火气的。没有烟火气,生活怎么接地气?

  大家踩着新辟出来的一条坑坑洼洼的泥土路,在领导的带领下,由公路边向建单位处走去。踩着杂草、泥坷垃走到田野深处,一大块空地出现在大家眼前。因为准备建设,空地上不再种庄稼,就生出各色杂草,有的高过人头顶。看着眼前丛生的草木,忽地生出一种荒凉感:人烟稀少之地,仿佛空气都变得稀薄,呼吸都变得困难。相比小镇上生活的便捷,这样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今后怎么生活?一种蛮荒感油然而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情绪,但确确实实在心中翻腾。人是需要见到人的,哪怕互不相识,但人的气息、浮动、喧闹,从另一种意义来说,可以带给他人慰藉。人,需要从人的身边经过,来确定自己的存在。烟火气,让人踏实。

  回程时,领导又带我们到湖塘镇上看房子,说“以后在这边工作,需要在这边安家”。犹记当时我们到邱墅小区时,里边很多房子都是空的,当时房价是几百元一平方米。但当时大家对新单位所处地都很抵触,都觉生活上不方便,都不愿在湖塘这边安家。

  无论怎样抵触与不情愿,2001年8月,单位按时全部搬迁到了新城区,与当时的教师进修学校毗邻而居。绿油油的田野上,只有我们两所学校,默默地立在那里,悄然无声,就如被绿野“圈禁”的两座“孤岛”,寂静着,虽新建却苍老般,周围再不见与之比高的建筑物。

  新的生活非常单一,每天上班、下班,吃、住、行都在单位,平时连单位门都不出。出了单位门就是一望无际的田野,人又走向哪里?有时,同事们约好,下班后一起骑摩托车去常州城里吃拉面或者火锅,都要兴奋好几天,犹如过节一样。大家有时也叹息,“现在的生活怎么这么不方便,这日子越过越回去了”。

  那年的冬天,一次我要到城里去,在和平路滆湖路口那个位置等车,半个小时都不见车来。恰逢雨后,天阴沉着,不见尾首的新常漕路上,车辆稀少,一辆车过去,要很长一段时间,再来辆车。旷野寂寂,不见活动的人与物,唯有寥落萧瑟相伴,心生凄凄焉。

  往后的日子,在单位上课、下课,带着学生一起活动,似乎与外界隔离一般,日子没有了年月的分隔。

  某一天再抬眼,却蓦然发现,周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科教城、汽车城、区委党校……田野被这些取而代之。滆湖路、永胜路、夏城路……一条条马路纵横交错,踩着田埂行走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而路上的汽车,两个红灯之间,已停了三分之二的路长。好像就在一低头一抬眉之间,就完成了这些变化。“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如此奇幻的遭遇竟被我碰上了?

  同事们都陆续在湖塘买了房,而买房的人都会说,“2000年那时怎么就没买”?其实,如果再回到2000年,他们可能还是不会买。谁能料到,那时的萧条会变成如今的繁闹。世事难料,用在此处,一点不为过。

  2007年,我也在湖塘买了房。看着湖塘与科教城之间的高楼一幢幢拔地而起,城区里一个个小区、一家家商店喧腾闹起,有时就觉得自己是个老者,见证了新城区由无到有、由零到整、由散到聚的老者,心境反而就平静了。见证了一个建设时代的辉煌,这还不满足?

  每当夜晚,走在新天地公园的人流中,走在广电路上旋转的霓虹灯旁,有时也会自叹:从未想到,会把家安在这里啊!商店、菜场、学校……公交、快速公交……甚至地铁,都在自己的身边!生活,又何止是方便、快捷可一言概之?

  唯一遗憾的是,与闺蜜的妈妈不能常见面。每当电话里,“妈妈”问起我现在过得好吗,我总是一连串回答她“好、好、好……”从手机里传了几张夜景图给闺蜜,叫她给妈妈看看。妈妈说:“灯光璀璨,夜晚都那么热闹,那地方真的像城市了……丫头生活在那样的地方,我也放心了。”

未曾想到的家安处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