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我家就住运河边
来源: 作者: 日期:2019-11-05  报料热线:86598222

  那天,我整理旧物时,一张泛黄的老照片把我带进了伴河而居的岸边人家的难忘岁月。照片上一个小女孩站在没过大腿的混浊河水中,正在推开低矮房屋的木门——房在水中,路在水中,这就是1991年汛期发水的情景。就是这条河,伴随着我走过了近70年的光景。

  1952年,我出生在戚墅堰运河边。当时的戚墅堰运河穿镇而过,河北岸为“上塘”,商贸兴隆,有“小无锡”之称;河南岸为“下塘”,低矮的民居,农民们每年按季种植稻麦交公粮、种植蔬菜供应市场。幼年时,运河给我的印象至今还深深地留在脑海里:从开春到初夏,两次汛期(桃花水、梅雨季)河水就会猛涨,经常会漫过南岸残缺的驳岸和断断续续的碎石路。那时的我们会赤足去抓鱼虾,夏天光着身子在运河里游泳,秋天在岸边杂草堆里捉蟋蟀,冬天在裸露的河床边捡砖砸冰……运河在我幼小的心里是那么长、那么宽。

  上学了,也能帮家里承担部分家务劳动了,对运河的美妙印象也有了“多有不便”的感觉。 戚墅堰运河宽处30余米,最窄处20米不到。1975年前来往运输及行人均只能靠位于小镇东段、横跨大运河的惠济桥(单孔石拱桥)和设在东、中、西三个渡口的木质摆渡船解决。因为学校在“上塘”,孩子们每天要过河四次上下学。买米买菜等开门七件事均要到“上塘”街上解决,尤其是烧饭用的煤球都要渡河挑来。碰到大风雨雪等恶劣天气和晚间,渡船一停摆,往来南北只能靠东头的惠济桥绕行,实为不便。当时沿岸道路破损不平,路灯稀少昏暗,驳岸缺失坍塌,不论白天晚上,行路十分难受。1974年夏天,市四中一名女生因过河搭乘的西摆渡船侧翻溺水身亡事故后,1975年政府决定在镇西头建造一座步行桥,该桥于1981年全部建成,桥宽6.8米,桥投运后三只摆渡船终于退出了数百年的津渡历史。 1988年11月,因运河狭窄又逢枯水期,曾造成过万余艘船只受堵月余才恢复正常通航的情况。1991年4月起,戚墅堰地区遭受连续强降雨袭击,洪涝成灾,至7月居住在运河南岸的人家全部被淹,最严重的低洼处没过了一层房。 同年9月,常州市政府组织对京杭运河市区段东段进行整治。经过拆迁施工至1997年7月竣工,将河道拓宽至60米,达到通航500吨级驳船的四级航道标准。加上1991年惠济桥石拱桥改建铁桥,从此由镇东、西两座桥梁解决往来。这时的我也已步入中年。

  改革开放后,家乡经济建设、社会事业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政府在抓好工业、三产业的同时,每年以办理实事的方式来落实解决老百姓衣食住行的需求。仅以南岸为例:渐渐地路平了;驳岸修整了;路灯也多了、亮了;人们用上了自来水、煤气、天然气;低矮的房子随着运河拓宽、河道整治进行了拆迁安置,数十年无卫生间、住拥挤旧房的人家搬进了宽敞明亮、设施齐全的新居;大运河旁建起了数座防洪闸站,汛期再也不用担心受淹了。这两年配合洼地改造,政府花大资金、大气力对已延伸到8.9公里的运河南岸进行了重点改造,在运河上第三次重建了戚墅堰大桥,双向四车道连接南北交通,成为戚墅堰区的主要交通要道。另外,东、西两端还新建了人行步桥;按三级航道要求进行了河道拓宽,再次重建驳岸。为了老百姓安居乐业,从宜居化要求出发,沿南岸自西向东建成了运河公园、体育公园和湿地公园,宽阔的人行步道和整齐的护栏、林木及绿地花卉成了家乡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光阴如箭,我已步入老年。现在,每当夕阳西下,我们都喜欢到运河边走走、看看。抬头看看天空五彩斑斓的晚霞,低头望望清澈的运河水不停地向东流淌,耳畔不时传来大吨位铁驳船的清脆汽笛。在平坦的步道上锻炼的有我的老邻居和新市民。随着钟楼报时的钟声响起,公园及沿河人行步道上灯光亮起,与运河对岸高层灯光相映成辉,美轮美奂。星光、灯光和波光一起闪烁,运河南岸好一派天上人间的美丽景象。

  古老的京杭大运河,流淌了一年又一年。伴随着大运河这条母亲河,我也经过了困苦、幸福、小康的小家庭变革,家庭生活环境和生活条件也不断改变提高,衣食住行步入小康。回顾成长过程,我切身感受到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爱家乡的大运河,我更爱我们伟大的祖国。我会以自己一生的经历和体会,告知后代要珍惜,要奋斗,要为这片热土做出应有的贡献。

我家就住运河边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