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动听的鼾声
来源: 作者: 日期:2019-11-05  报料热线:86598222

  有一次去药店买药,突然,女儿指着墙上一幅广告,像发现新大陆,惊诧地笑着问:“打呼噜也是病?竟还有药可治?”

  我没回答,只是意味深长地朝她笑了笑,心里却说:也许年轻气盛时会厌恶它,可是,待流年逝转,尤其是岁月忽已晚,在不知不觉中,你会发现:什么时候,恼人的呼噜声竟变得如此动听!

  那天,路上偶遇小芳,丰满的她竟瘦了一圈,正纳闷时,却在她喋喋不休的叙述中,听到了一段劫后余生的故事。原来她老公突发心脏病,猝不及防,但侥幸的是,那天他正好骑车路过医院,就强忍着,自己去挂了急诊。没想到,接下来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抢救,终于转危为安。

  小芳说,接到医院电话,还以为遇到了诈骗,等确认是真的时,急得几乎瘫下去:从没这么恐慌过,一直以为来日方长。如果失去他,日子想想都难。

  小芳说着,眼窝里有两泓晶莹的泪珠在闪。

  “还好,命运眷顾我们!”她扬扬头,笑着说:“现在,每晚曾让我烦躁的他的呼噜声,竟觉得好听,因为它传递着他生命鲜活的讯号。”

  望着大大咧咧的小芳,我陡然觉得她变了,变得心思细腻。是啊,当亲人健康受到严重威胁,当恐惧生命流失时,呼噜声就变得悦耳了。

  因为我也曾有过这种经历。

  那是在我怀孕快到临产期时,妈妈因为繁重的农忙,抽不出身来照顾我,就先派爸爸到我家小住几天。

  那时,爸爸因为心脏房颤刚出院一个多月,身形消瘦,但精神头还行。他每天笑呵呵地,一早起来帮我生煤炉,早餐后到附近的小菜场买菜,洗洗涮涮,不急不缓。

  别看我爸爸长得斯斯文文,说话轻声细语,他的呼噜声却简单粗暴,抑扬顿挫,直抵人心。记得我年轻时曾戏谑妈妈:“怎么在如此恶劣噪音下,还能安然入睡?”妈妈总嗔我:“你懂什么啊?”

  是啊,我真的懂什么哦,那时涉事不多,无忧无虑,还不能领悟生命的份量。

  但从爸爸小住那时起,我似乎懵懂地开了窍,因为我经常隐隐地担心爸爸的病,胡思乱想害怕他的心脏会戛然而止,而他时高时低、时急促时舒缓的呼噜声,就像一颗定心丸,让我感到格外踏实妥帖。枕着他声声入耳的鼾声,我坦然入睡。

  岁月飘逝,时光流转,没想到,角色也能互换:原来一直为他人操心的我,竟成了亲人关心的对象。

  那是在去年,受更年期影响,一直引起为傲的挨枕秒睡,不知怎地飘散得无影无踪。每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要折腾到凌晨三点多钟,才筋疲力尽地睡去。第二天,又恶性循环。

  见我被失眠困扰,老公很焦急,他用手机在网上查,探究女人更年期的原因,遍寻别人家女人安度更年期的秘诀。有一次,他兴冲冲买回了谷维素,让我每天临睡前吃两粒,以改善睡眠。

  你别说,还真见效。吃了谷维素躺下,人的脑子昏昏沉沉,云里雾里,恍恍惚惚中一下子去见了周公。许是折腾得太久太累了,从不打呼的我竟破天荒地鼾声如雷。老公闻则大喜,他用手机录音下来,蹑手蹑脚来到外屋,跟远在上海、同样为我揪心的女儿微信分享,拍手叫好。

  我是第二天才知道这事的,简直又囧又恼。老公却眯眯一笑,感慨地说:“这是世上最美妙的音乐。”

  多么似曾相识的话语!我温柔地看他,心里暖洋洋,充满了甜蜜和幸福。

  少年夫妻老来伴,人生在世,风风雨雨,让我们珍惜侧畔响起的那些动听的鼾声吧!

动听的鼾声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