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金口玉言酒如泉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9-09-17  报料热线:86598222

  中秋前夕,朋友自远方发来邀请,对月当歌,饮不惜夜。说实话想去,那里的月饼有小圆桌那么大,馅饴皮脆芝麻香,月圆之夜,一家人围坐桌前,分吃一块大月饼,很有团圆的气氛。但又怕去,对着满桌海鲜佳肴,朋友会不断劝酒。那酒非常好喝,是自酿的杨梅酒,入口甜绵,初似无酒意,等感觉到了,也就是醉的时候了。常去,常醉。心生惧念,便警觉这邀请了。

  说来酒龄也不短了,幼时戏耍的不算,工作后,常年应酬,有时一天两顿酒,也没怎么怕过,仗着年轻,也曾大海碗干了白酒,也曾论箱喝过啤酒,也曾醉得昏天黑地,狂喷狂吐。但上了年纪再也不敢那么轻狂了,白酒也喝,但不会喝醉了,基本只喝米烧酒或是好一点的品牌酒。一瓶能喝个两三天。以品为主,一品酒质好坏,二品酒酣时的心境,三品生活的滋味。诚如李白所说:若问酒中趣,莫与醒着传。

  近来有朋友带来几瓶新酒,其实也不新,对我来说没喝过的就算是新酒了。酒名是“金口玉言”,产自酒乡亳州。虽然没去过,大名却是久闻了。历史上的嵇康,是那里人,竹林七贤的精神领袖,崇尚老庄,非汤武而薄周孔,专心研究服食养生之道,著有《养生论》,倡导“越名教而任自然”,四十岁时被司马昭构陷处死。他也是酒徒,还是曹氏宗室的女婿。曹操也是个矛盾的人,一面颁布《禁酒令》,一面高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刘伶也是附近的人,这个天生酒鬼,出门荷锄,吩咐随童,喝死便埋,洒脱得很,一篇《酒德颂》就是他留给后人的形象。那么多酒徒酒鬼酒仙,孕育了皖北小城的酒文化,据说那里酒窖遍地,酒厂林立,古井镇就是此酒的娘家。据传说,西汉初,高祖刘邦分封同姓诸侯,亳州(古谯城)就是思缮诸侯国的驻军地,并设有马家庄、马桥等练兵场。西汉末年刘秀加入绿林军后,到这里寻臣访将,姚期、马武、岑彭、邓宇用当地自酿的青龙酒招待刘秀。刘秀喝得酩酊大醉,对各位义士说:“光复大汉王朝,汝等助我,待我光复荣登帝位时,请各位与我共享江山。”刘秀登基后,果然列姚期等四人入二十八宿之中。后人为纪念此事,将传统的青龙酒改为“金口玉言”,并在坊间留下民谣:刘秀痛饮聚豪杰,金口玉言仁义宽。姚期马武诚相助,打败王莽坐神州。这就是金口玉言酒的来历了。还未开瓶,包装舍不得开。现在的酒,包装上都花了大工夫。酒瓶造型各异,外包装也是争奇斗艳,毕竟这是个看颜值的时代。年轻时做过工艺设计,养成一个习惯,对于精美的东西,总是舍不得破坏它。于是,就让它们先屈尊酒柜吧,总要等一个机缘,凑三五知己,找一个说得上台面的理由,切金分玉地干了它,想想都能醉了。

金口玉言酒如泉

责编: jiangcaiting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