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童年捉蟋蟀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9-09-17  报料热线:86598222

  蟋蟀,也称蛐蛐,我们常武地区一带农村又叫它蚱蛴。

  它生于野中,好吟于土石砖甓之间。白露节气,秋高气爽,此时蚱蛴就开始蠢蠢欲动了,特别是在上午和黄昏时分前,蚱蛴耐不住寂莫了,会发出“ ”的叫声,这个时候,我和村上一帮小伙伴就会循声而去捉蚱蛴了。

  捉蚱蛴两样工具不能少,一是装蚱蛴的瓦罐,二是捉蚱蛴的罩子。都是可以从街上杂货店里买到的,但那个时候大人哪会有钱给我们去买啊!仅比我大一岁的小叔叔倒有蚱蛴罐头的,我羡慕极了。无奈,只能土法上马,照葫芦画瓢自制了。装蚱蛴的罐头,就从家里找一只大口径的矮瓶子代替,抓逮蚱蛴的罩子,首先找一段铅丝做成10厘米左右大小口径、呈半圆形的罩子骨架,然后找一块纱布蒙好,一个抓逮蚱蛴的罩子就完成了。

  那时,我们村上一帮小伙伴捉蚱蛴斗蚱蛴纯粹是一种玩耍取乐。现在回想,那时因为捉蚱蛴斗蚱蛴也没少遭大人骂甚至打。记得有一次,我为了要捉蚱蛴,一放学就赶紧去割草,喂好兔羊,就同小伙伴去捉蚱蛴,结果把人家堆在屋山头的砖堆翻得一塌糊涂,被主人大骂一场,他还不解气,竟去找我母亲告状,害我回家还被打了一顿。那次,因为受到砖堆主人的干扰,本可捉到的蚱蛴“不翼而飞”了。有时,碰到好说话的主人,他们会说:“你们捉归捉,砖头要替我重新堆堆好啊。”这么一说我们就定心了,可以不慌不忙一块砖一块砖、小心翼翼翻开来捉了。

  每次总能捉到十来只蚱蛴,捉到的蚱蛴好不好呢?我会把它们先放在一个大容器里,因为不是在一个地方捉到的,它们也有陌生感,放在一起就会自行打斗,此时我就蹲在旁边仔细观察,“择优录取”,淘汰下来的喂小鸡。那种虎头虎脑、头上两根针一样的毛要竖得直,挑逗它时,两只翅膀会张开,身体会抖动,龇牙咧嘴,并且两条后腿会自然弓起,看似有杀气,并摆出了一副决斗的姿势,这才是好蚱蛴。选好后,留着放在瓶罐里再调养几天。食料一般弄点米饭粒和黄瓜之类,荤食就到河里摸点螺蛳,掏出肉敲碎,适量喂点,几天下来差不多了,我就先让它们内斗,再淘汰,然后把真正的“勇士”留下来,再好好调养几天。时机成熟,我就在伙伴中叫嚣:“谁敢来和我的蚱蛴斗一斗?”伙伴中有一位积极应战:“我敢!”然后,小伙伴们三五成群,凑在一起观战。谁知天外有天,山外有山,那次,我认为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蚱蛴很不争气,三下五除二,没有两三个回合就败下阵来,还断胳膊少腿,一条后腿断了。那天真的是懊恼极了,损兵折将,令人沮丧。更使我恼火的是,我小弟还来凑热闹:“哥哥!哥哥!我帮你捉来一只大蚱蛴。”一看,哪来什么大蚱蛴啊,分明是一只油葫芦,气不打一处来,上去一脚就踩死了。弟弟一脸委屈,“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我只好又回过头来安慰了他几句。

童年捉蟋蟀

责编: jiangcaiting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