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印象菖蒲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9-07-09  报料热线:86598222

  品赏

  □ 马联平

  端午前夕,上班路上,见对面款款走来一位高瘦硬朗的大爷,左手拎一袋水灵灵的菜蔬,右手执一束青绿的菖蒲和艾草,雄赳赳的,仿佛提着一柄尚方宝剑,不禁恍然惊觉:端午节来了!

  是啊,每年的端午节前夜,身为家庭主妇的我,也要东施效颦一般,为祛邪避害,总会兴冲冲地去菜场买一束艾草和菖蒲挂在门上。专挑肥硕修长的一扎。那艾草叶有些像菊花叶,青色朦胧,汪溢着一股湖塘野泽之气,而菖蒲的茎叶,如同孔雀翎子般舒展,又似出鞘的一柄柄绿剑。微风拂过,独有的野药草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但说来惭愧,尽管我生于乡野长于乡野,却从来不识菖蒲为何物?

  还是今年有一次,去一座古宅参加某个活动,在青幽的天井里,见一汪碧绿的水缸里,竟卓卓地长出了一丛翠绿的叶片。听古宅主人介绍,这竟是菖蒲!哇,邂逅这古意盎然的植物,我欣喜地俯下身,仔细端详。

  又过了些时日,那是一个晚上,兴致勃勃又去那里参加书法沙龙,依然在天井,透过格子窗泄来的昏黄灯光,见那一缸菖蒲越发茂盛葱郁了,顶端还开出了淡黄色的花朵,像栖息着一群振翅欲飞的黄蝴蝶。望着它在斑驳院墙上映出的离离疏影,我的心中又掠过一阵惊喜!

  从此,我欣喜地发现,自己已认识了菖蒲,譬如在公园的水池边,在河畔岸边,有时看到它们,会像老朋友地打招呼:哦,你也在这里!

  原以为,印象中的菖蒲就是这副模样,临水而居,寂然生长,叶片像狭长的宝剑,个性威仪凛然。可是前几天,在好友的家中,我却见到了一些与之迥然不同的菖蒲,它们长不过盈寸,那么娴雅、纤细、小巧,让人怦然心动。

  突然,想起了曾在沈复的《浮生六记》中读到的一段,“石菖蒲结子,用冷米汤同嚼喷炭上,置阴湿地,能长细菖蒲,随意移养盆碗中,茸茸可爱。”难道这些就是沈复所描述的茸茸可爱的细菖蒲吗?不禁莞尔。

  原来,菖蒲的种类很多!据好友介绍,端午时我们挂于门前用来避邪的菖蒲叫水菖蒲,而人们用于案头摆放的小型菖蒲,则是黄金姬、虎须、金钱菖蒲、石菖蒲、金边菖蒲、银边菖蒲等品种。

  好友在某公园就职,是一位花卉高级工程师,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菖蒲控,因为他与菖蒲耳鬓厮磨竟然有20年。他如数家珍地传授他种植小型菖蒲的秘诀,说到动情处,他说养菖蒲会“中毒”,他生活中最惬意的时光,就是暮色四起时,关上房门,泡一杯茶,在台灯下,静静和菖蒲对视,和它交流,并用尖头镊子,细心地为它们拔黄茎。说此话时,他面带微笑,眼神迷离,仰头作陶醉状。

  回家后,带着一腔对小型菖蒲一发不可收的爱,我又上网百度了它。发现菖蒲作为行走了千年的谦谦君子,被文人当案头清供,起始于唐朝。宋代众多文人寄情于山水,很多大文豪均为“蒲痴”。譬如,苏东坡为养菖蒲,专门从蓬莱阁下千丈石壁中,取数百枚“弹子涡石”;陆游深夜醉归,“入门犹记露菖蒲”。 李时珍说,菖蒲还有医药功能,可以明目养目。所以,传说一些古代文人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缓缓踱入院中,取下菖蒲叶片上晶莹剔透的露珠,洗目醒神。

  当今,小菖蒲再次成为人们热追的潮流,是植物界的第一网红,我想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菖蒲是性灵之物,无论它们翠绿、清秀的外形,还是它们雅致平和、不张扬的精神个性,都草人合一地满足了大家的人文情怀,它们因简而洁,透着古雅,有出尘之形,俊秀卓然的气韵,契合着人们的心灵需求,菖蒲当之无愧“花草四雅”的美誉。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花花草草是有疗愈作用的,无论水菖蒲,还是雅菖蒲,都寄托着人们的情怀,它们让身处喧嚣尘世中的我们,寻觅到了一处专属自己的返璞归真的光阴,去亲近自然,去寻找温情。它们是一个个独一无二的生命,你对它倾注了爱,懂它,它会回报你绿意葱茏、茁茁成长。世间小美,莫过于此。

印象菖蒲

责编: wanyifeng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