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请到水泊梁山喝一碗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9-02-19  报料热线:86598222

  □ 李琳

  启思

  我不喝酒,且让我以茶代酒敬诸位。

  初读《水浒》,水泊梁山就成了我心中的圣地。不似靖节先生“豁然开朗,落英缤纷”的桃源,这里“乱芦攒万万队刀枪,怪树列千千层剑戟”,这里召唤起我蠢蠢欲动的“妄为”之念,让我被长久压抑与委屈的内心又喷薄出万丈浪花,在这里,我觉得自己活成了自己。

  我不喝酒,因为我觉得自己曾经“死”到不敢“活”。

  纷纷繁繁,林林总总的人生和故事,流传至今的都可以被概括成一个无奈的字眼儿——苦。在尘世间所得之苦却无法在尘世间得以排遣,于是只好转向山林、宗教、信仰、艺术。然而这些慰藉人心之作有太多太多是劝解、是退避,是所谓的救赎——活生生把一颗热血之心拧巴成自甘受苦、无欲无求。然而,我们忘记了,治愈,还可以靠宣泄。

  这或许就是《水浒》的意义吧。

  我只想说一人,就是宋江。我一直觉得宋江从骨子里就没看得上梁山泊,杀了阎婆惜之后,晁盖留他在山寨,他却打出老父的亲情牌,拒绝落草。对他来说,但凡有一条退路,无论吃多少苦头,他都要留在“社会体制”之内以成其“忠”名,直到走投无路,为保性命,被逼上梁山。既入梁山,又一心祈盼招安;既祈盼招安,却又一次又一次坑陷所谓“良民”落草,杀人嫁祸,骗其老小,绝人后路,什么招都能想,什么招都敢用,卢俊义、安道全……一百单八将有不少都是被宋江逼反的。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本不愿成“贼寇”,却把无数英雄汉逼成了“贼寇”,他追求仁义,却又不仁不义。

  所以说,宋江太矛盾,天生是任情任性之人,却又偏偏被道德秩序绑缚得太紧,梁山泊内,心中最苦的,怕就是宋江了。在这种真情天性与社会规则的斗争面前,宋江就是我们,我们都是宋江。梁山好汉的被招安,其实也是我们自己被现实生活的招安。金圣叹腰斩《水浒》,或许就是希望,这种在真实生活中几乎不可能存在的任性宣泄,能够在心里得以永恒吧。

  酒,是至情至性之物,非至情至性之人,不在至情至性之地,不合至情至性之时,不配喝。无可奈何的人生,只愿能到水泊梁山喝一碗。

请到水泊梁山喝一碗

责编: wanyifeng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