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岁月依旧静好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9-01-22  报料热线:86598222

  “小孩小孩你别馋 ,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一过,年味就越来越浓了。这时,母亲便忙碌起来了。她忙着为我们裁剪新衣布料,忙着购买年货,忙着做团子、馒头、年糕,还张罗着杀年猪……

  做团子的那天,大厅里可壮观了。堂屋正中,摆放了三个干净的大竹匾。母亲把白花花的米粉倒进匾中,摆弄成盆地形,一边倒进热气蒸腾的开水,一边快速搅拌米粉。米粉团揉得好,做出来的团子才韧性好吃。母亲把大团的米粉坯子分成几块小个儿的,反复使劲儿地揉搓,直至粉团把匾里的米粉都沾净,揉搓粉团的磁性乐声真是美妙极了。

  晶莹白玉般的米粉团还散发着热气呢,母亲又把粉团摘成一个个小团,再拿一小团反复揉搓成圆球形,用两个大拇指摁出小窝窝,夹入萝卜丝肉馅,捏合成一个尖顶,宛如一座玲珑的小宝塔。如果是红豆沙馅,那就捏合成半圆形,小馒头一样。青菜肉馅的,就在顶端再捏两个月牙形,和红豆沙馅区分开来。当匾中无法摆放团子时,母亲便让我把早已浸泡好的芦叶整齐地铺在蒸笼里,再把团子一圈圈齐刷刷地摆放,最后放大锅上蒸。

  约半小时,一笼一笼的团子摆放在大门口,成了壮观的团子宴。屋子里热气蒸腾,白胖胖俊俏的团子端坐在你眼前,香气四溢,馋得我口水一直在嘴里打转。顾不得有多烫,夹起一个团子就咬,萝卜丝肉馅的油汁不断往外涌,柔韧、细腻,至今让人回味无穷。

  我最喜欢看师傅做年糕了,热气腾腾的米粉蒸熟了,倒在干净的木板上,师傅把米粉团左一下右一下地使劲揉,看得我直担心那滚热的米粉团把他的手给烫坏了,他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蘸了一下旁边盆子里的冷水,继续揉,有时还用棒槌使劲地按,直到把米粉团揉成韧性十足的长条形。接着他拿起一根白色棉线,把揉好的面团截成一小块一小块。香气扑鼻的年糕,咬上一口,韧劲十足。

  杀猪的日子,村子里充溢着声嘶力竭的猪嚎声。女孩子不敢直视尖刀插入猪脖子的残酷场面,就躲藏着,半闭半睁地看。一只只白花花的肥猪躺在门板上,父亲把猪肉扛回家,哥哥拎猪头。

  杀猪宰鸡后,父亲便开始做肉圆了,他先把“前夹肉”放砧板上剁成肉泥,放上姜末、盐、酒等作料拌匀,待水烧开,就用汤匙舀了一匙肉泥,在宽大的手心上左一下右一下地刮,一个圆溜溜的肉圆就做成了,放进水里用温火煮。不一会儿,一个个肉圆浮在油汪汪的水面上,肉香飘溢,我们紧盯着,口水在流。父亲夹起小碎肉,塞进我嘴里,啊!酥油滑进喉头,缓缓流进胃里,真比神仙都快活。

  大街小巷洋溢着喜庆的气息。各商场张贴着大红春联,“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诚召天下客,义纳八方财。”街道的拐角处,花白头发的老者挥舞笔墨,潇洒地写下淋漓的墨宝,也有稚嫩少年留下的墨迹,围观的人个个聚精会神地看着,不时地叫“好”,墨香飘满街巷的每个角落。

  大年三十前,我们掸灰尘、擦窗户、包馄饨,还要贴年画。我最喜欢《红楼梦》连环年画了,金陵十二钗或嗔或喜:黛玉扛锄挎篮,款款向我走来;芭蕉叶下,惜春绘图大观园;王熙凤凤冠翠翘,拥炉围坐貂裘,霸气弄权;芍药丛中,湘云眠卧其中,娇憨可人之状,令人心疼;百花争艳,蝴蝶蹁跹,宝钗挥扇扑蝶,香汗淋漓……众多佳丽,令人着迷。

  除夕之夜,我们一家围坐一起吃年夜饭,互相敬酒,说些体己话,家家户户飘出鱼肉之香。晚饭后,母亲把新衣放在我们床头。我们跟着父亲放爆竹和烟花,每个人都兴奋不已,欢笑声响彻整个村子。

  “芝麻开花——节节高”。如今的春节,不仅有着热闹非凡的氛围,大家也更注重饮食文化了,餐桌上增加了绿色无污染的野菜、粗娘等。买新衣服不是过年的唯一,平时只要有需要都可以买。压岁钱早已涨到几百几千了,孩子们压岁钱可以自己保管,也可以让家长帮着储存起来。除夕夜,一家人围坐一起看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已成了大家新的习俗,有的人家出去旅游,体验不同地域不同的过年文化习俗……

  回眸处,今天的生活也处处晴好,老百姓的日子一年更比一年红!

岁月依旧静好

责编: wanyifeng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