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关于青春期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9-01-15  报料热线:86598222

  □ 羊斌

  启思

  每个晚上,我总要在读书声中才能入睡。

  现在的听书软件挺多的,书的种类也很多。对于爱书的人来说,手头不得闲或眼睛不给力的时候,听书真是非常好的选择。读书人的声音大多都很好听,唯一要注意的是学会取舍,并不是所有的内容都值得一听。

  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听蒋勋的《细说红楼梦》。他一章一章地细细说来,每一章都分上下两集,每集有一个多小时。呃,在我有限的几次步行回家的一个多小时里,我就靠着他的声音,把路程缩得很短很短。每个晚上铺毫写字,手机里也会播放这个《细说红楼梦》。

  蒋勋一回一回地讲,一段一段地读,甚至一句一句地解。他的声音真是好听极了,温润宽和,不疾不徐。我的妞说,听起来是个好帅的大叔啊!虽然网络上有很多争议,但我仍然喜欢他对《红楼梦》的解读,细腻真诚,慈悲温暖。几个月间,我都沉浸在他的声音里。从没有认真阅读过《红楼梦》的人,会因为蒋勋,爱上里面每一个人物。

  他一直在提醒我们,说,大观园是个青春王国。

  他讲到青少年的不定性,在好奇与摸索中前行,老师父母,也许很难进入他们的世界。他说,可能我们听到看到的,都是假的。他说到课堂内外的一些事,比如学生自己的帮会、团体,煞有介事。他说,人的生命里有一部分是戏剧,青春里轰轰烈烈上演。他们在喜欢的人面前假装不喜欢,试探又试探。他们在课堂上传纸条,尿遁,挤眉弄眼,咳嗽扬声,他们之间流通着只有自己懂得的密码。他还说,学校里最有趣的一天,永远是老师不在的日子。他应该是孩子们的知己。

  是啊,这些十三四岁的男孩女孩,也不过就是我们正教着的读着初中的孩子,也是我们曾经有过但已忘却的青春。作为教师,我们正义凛然语重心长,却不知道已经与他们隔着千山万水、崇山峻岭。蒋勋提醒我们要有悲悯之心,讲到无人喜爱的贾环,他会自检,是不是在学校里可能忽略了一些孩子;讲到陷入绝望的贾瑞,飞蛾扑火般可叹可感;讲到被宠坏的薛蟠,他体会到他的单纯与可怜。他理解黛玉柔弱里的坚硬,宝钗世故里的担当,那个体贴又叛逆的宝玉,给了那些女孩子多少温暖。

  听完的那天,怅然若失。

  曾经有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孩子,在网上写了篇长文,是关于我们学校的,并艾特了我。看完之后,无比震撼。

  他是我们的短剧演员,还在学校的舞台上唱过歌。记忆里他是个歌声嘹亮、长相俊秀,且聪明固执的孩子。他在舞台上的形象,不是激情四射的那种,却有一种淡淡的从容。

  他在长文里首先进行了严厉的自我批评。他说知道自己初中时在很多同学、很多老师眼里就是个渣渣——他这样评价别人眼里的自己,吓了我一跳。他聪明,可没有考上好的高中。我知道他会半夜玩手机,极偶尔我半夜在QQ上冒一下头,他会抓住我狡黠地笑。他有些桀骜不驯,但是很可爱。“渣”这顶太过严重的帽子,他不该为自己扣上。

  他批评完了自己,接着无情地批判了我们的学校与老师。他从一个学生的角度,揭露了学校管理中的诸多漏洞与无力。他抨击学校只做表面文章,嘲笑老师们假模假式,他记恨着某位老师的不尊重、没素质,他还说到有些学生会躲在学校某个角落玩上很久,老师却无从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啊,原来我们的校园,到处都是管理的死角,孩子们的乐园。

  可是他转头又语重心长地告诉还在我们学校上学的孩子,要好好学习。他说男孩子打架是正常的,但不要扯上外校的。他提醒他们要控制自己的脾气,希望他们变得成熟。我很高兴他还说,母校,就是自己可以骂无数遍,别人却不可以骂一遍的地方,他用的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他才刚刚初中毕业,却已是历尽沧桑的架势。他有点叫人心疼,也有点叫人心慌。

  青春如此短暂,这些可爱的、帅气的、淘气的孩子,很快也会长大。他们有些会记得自己的幼稚、天真、鲁莽、反叛,有些就全部忘记了,变得老气横秋,总是义愤填膺,化身为说教者,像我们身边的一些同事、一些朋友。我想到自己刚对某些书籍那么排斥,或许也是我离青春渐远的标志。青春必得愚昧,爱情必得忧伤。不撞多少回南墙,不无数次遍体鳞伤,恐怕就无法长大。

  我有时候会停下来回望自己的青春。我希望自己慢慢老。

关于青春期

责编: wanyifeng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