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年关话喝酒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9-01-15  报料热线:86598222

  酒在中国,不仅是饮料,而且是文化。《诗经》里就有许多关于酒的描述: “湛湛露斯,匪阳不。厌厌夜饮,不醉无归。”早晨浓重的露水,太阳不出不会干;在静静的夜晚喝酒,不喝醉了就不回家。不过酒还是少喝点好,喝醉了不仅出丑,还会出事。

  尽管酒后失德、酗酒肇事的事屡见不鲜,但中国人对酒的议论却是褒多贬少。关羽温酒斩华雄,武松醉打蒋门神;王羲之微醺赋兰亭,李太白斗酒诗百篇,都是对酒的赞美。不过,中国人所说的酒、色、财、气四大不良行为,酒却被列在首位。佛印和尚写过一首诗:“酒色财气四堵墙,人人都在里面藏;谁能跳出圈外头,不活百岁寿也长。”他这是在劝说世人,酒,最好别沾。但他的好友苏东坡却并不认同,苏东坡说:“饮酒不醉是英豪,恋色不迷最为高;不义之财不可取,有气不生气自消。”他的意思是,行为决定于道德修养,和酒色财气的外来诱惑没有关系。王安石看后,也在后面跟帖道:“无酒不成礼仪,无色路断人稀;无财民不奋发,无气国无生机。”他认为事物都有两面性,酒色财气虽有危害,但却和社会文明、国计民生相关联,不能一禁了事。宋神宗皇帝也应了一首:“酒助礼乐社稷康,色育生灵重纲常;财足粮丰家国盛,气凝太极定阴阳。”这位皇帝不仅不反对喝酒,还编了许多为喝酒辩护的理由。的确,中国历史上坚决主张禁酒的是少数,现在也是这样,禁黄、禁毒,不禁酒!

  酒的危害其实古人早就知道,《战国策》里就有这样的记载:“昔者,帝女令仪狄作酒而美,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疏仪狄,绝旨酒,曰:‘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禹的忠告,后来居然应验了。纣王“以酒为池,悬肉为林”,过度的挥霍靡费,加速了商纣王朝的灭亡。周公旦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道禁酒令——《酒诰》。历史上下令禁酒的不止周公一人,刘备、曹操都曾下令禁酒,但禁不住。曹操的儿子曹植就爱酒,孔融不仅爱酒,而且嗜酒,他自称酒龙。宰相徐邈则是阳奉阴违,你禁你的我喝我的。

  曹操禁酒不仅儿子不支持,徐邈不支持,孔融更是极力反对,甚至还为酒颂德。他在《难曹公表制禁酒书》里说:“酒之为德久矣!古先哲王,祭帝宗,和神定人,以济万国,非酒莫以也。尧非千钟,无以建太平。孔非百觚,无以堪上圣。”孔融引经据典,甚至拉大旗作虎皮,搬出了圣人来反对禁酒,可见,要进行一项改革有多难。酒是当今社会关系网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许多在办公室里无法完成的交易,往往在面红耳赤之后拍板敲定,酒的身价也成了腐败的风向标。

  生活离不开酒,人高兴了就想喝点,愁闷时也想喝酒。酒既是兴奋剂又是麻醉剂,具有刺激振奋作用。俗话说“酒壮怂人胆”,平时不敢为的事,喝了酒就敢了。酒喝高了就失态,变得疯疯傻傻。偶尔喝醉了,仅仅是失态,尚无大碍,最多被人骂为酒鬼。若经常醉酒,而且酒后失德,做出有悖伦理纲常的事,乃至酗酒行凶就犯法了。

  酒是粮食做的,有一项统计,说是中国人每年仅喝掉的白酒达100亿升。以2公斤粮食酿1升酒计算,每年单白酒就消耗粮食200亿公斤,即2000万吨。若以一个人一年吃掉粮食200公斤计算,那么单白酒一项消耗的粮食就足够让2亿人吃一年。时下又近年关,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喝点酒是难免的。但酒能误事,酗酒行凶,酒驾肇事而致人伤残的事每天都在发生。退一步说,喝多了也伤身,还是少喝点好。

年关话喝酒

责编: wanyifeng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