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浣纱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8-12-24  报料热线:86598222

  越国美女西施,其父卖柴,母浣纱,西施亦常浣纱于溪。西施天生丽质,有“沉鱼”之貌。相传西施在溪边浣纱时,水中的鱼儿被她的美丽吸引,看得发呆,都忘了游泳,以至沉入水底。西施幼承浣纱之业,故世称“浣纱女”。

  浣:洗涤。纱:一种布料,也代指衣服。浣纱就是洗衣服。《全唐诗》:“岭上千峰秀,江边细草春。今逢浣纱石,不见浣纱人。”浣纱也代指西施。

  在国难当头之际,西施忍辱负重,以身许国,与郑旦一起由越王勾践献给吴王夫差,成为吴王最宠爱的妃子,把吴王迷惑得众叛亲离,无心于国事,为勾践的东山再起起了掩护作用。后吴国终被勾践所灭。吴灭后西施就失去了音信,关于她的结局有很多种,最有可能的两个结局之一是西施与范蠡泛舟五湖,之二是被越王装进袋子里抛入水中溺死。

  西施故事凄婉动人,电影中她浣纱的动人场景定格在我脑海:佳人着白色素衣,青丝垂肩,面如满月,目若青莲,清凌凌的溪水倒映着袅娜纤腰,她把宽大的衣衫抛向水面,溅起朵朵雪白的浪花。溪水旁杨柳丝丝拂动,岸上繁花似锦,鸟儿在枝头鸣叫……美景与美人交相辉映。美得自然,美得让你怦然心动,美得让你留连忘返。

  唐代诗人王维的诗句“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为我们展现了一群浣纱女子在溪边浣纱归来的画面:临近傍晚时分,月上枝头,溪水潺潺,浣女们端着洗净的衣服在竹林间嬉笑着款然而归。

  女孩子们在清凌凌的溪边浣纱,那应该是人与自然最完美的融合,美景为浣女增色,美景因浣女而灵动。浣女,她们都是西施的化身。

  我们村子屋舍相连,绿树葱茏。村子中央有一条小河,小河四周绿树环抱,河水常年欢快地流动着,流向村东的大河。河北岸有一个大码头,是用青色的石条石块、灰色褐色圆盘石垒筑起来的,一下可容纳20几个人洗漱。

  每当启明星还高挂在空中的时候,码头上就热闹起来了。有的使劲儿捶打衣服,发出清脆悦耳的捣衣声;有的往脏衣服上抹肥皂,不断地用手轻轻地揉搓;有的把洗好的衣衫抛铺水面,像撒网一般,然后抓起领子顺一个方向拧,拧出泡沫来,再漂水过洗;有的索性把衣物都放木盆中,赤脚“扑通扑通”地踩,踩出很多泡泡,再不断地往盆中灌水……捶打声、叫喊声、欢笑声、叽叽呱呱融合成一曲动人的生活之歌,回响在村子上空。大白鹅来了,它们摇晃着健硕的身躯,伸长了脖子引吭高歌。鸭妈妈来了,它带领着孩子们“呼啦啦”潜入水中,一会儿又浮上水面,在水中捉鱼、欢歌,给这幅盛大的洗衣画册增添了无限的生趣。

  暑热天,母亲总要把家里帐子拆下来清洗。当时没有洗衣机,母亲扛着大木盆来到码头,把蚊帐浸泡在水中。然后撒上洗衣粉,穿高帮靴子踩,踩得球形的肥皂泡沫层层叠叠堆砌起来。待踩到盆里的水变黑,母亲又换进清凌凌的水继续踩,直至踩到没有一点儿的肥皂泡沫。然后叫来大嫂帮忙,两人互相抓住蚊帐两头,拧成麻花样。再撒网似的抛向水中,做最后的清洗。雪白的蚊帐在水中起起伏伏,像一堆纱,像一堆雪,像水中盛开的一朵大花。

  洗衣的场面喧哗热闹,晒衣的场景则更盛大。家家户户门前架起了三脚架,三脚架上横躺着一根根大小粗细的竹竿。大家把花花绿绿的衣服平平整整地晾晒在衣架上,如联合国大厦门口各国五颜六色的旗帜随风飘扬。有时晒大蚊帐、被单、被子等大件,竹竿上蓝色、白色的蚊帐如仙女下凡;缎子绸面的百衲被,还透着丝丝光泽;白花花的被絮散发棉花味儿,好似蓝天上的白云被母亲抱了下来,晾在了竹竿上。一眼望去,风翻被浪,衣袂飘飘,孩子们在其中躲猫猫,玩得不亦乐乎。

  《巴黎圣母院》有一段这样的描写:“塞纳河河滨的其余地段不是光秃秃的沙滩,如贝尔拿丹学院以远那一段,就是层层叠叠、下部泡在水里的房舍,如两座桥中间那一段。只有洗衣妇的喧哗声震天价响,她们从早到晚在河边叫喊,交谈,唱歌,使劲捶打衣服被单,这景色与今天毫无二致。说起巴黎生活的乐趣,这是其中一大节目。”

  我想儿时生活的乐趣,盛大的浣纱场景也是其中一大节目吧!

浣纱

责编: wanyifeng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