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江南夏日,少年最爱采野菱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8-08-20  报料热线:86598222

  小时候的夏天,正是野菱当红时。

  想起野菱,我的脚情不自禁抽搐了下。

  “野菱戳折脚,要到横林摊膏药。年年摊膏药,摊也摊弗好。”

  小时候,夏天到河里翻野菱,祖父经常跟我念叨这句话。

  自我开始吃野菱,便知道野菱角刺的厉害。野菱刺之锋利,手一触即知,兼之据说还有毒性,故口耳相传,能够把人的脚戳折。横林是故乡的一个镇,离我家也有不少距离,为什么被野菱戳了,要去横林敷膏药,我不知道,过去一直这样说,不知其所以。等我醒悟开始挖掘故乡风物,祖父却已仙游,父亲也说不清,大概是过去横林有这方面的医生吧!

  而在故乡西北靠江边的孟河等地,却说是“野菱戳折脚,牛屎当膏药”。

  不管怎样,反正都是说野菱刺的厉害。所以,一想起野菱,我便会起生理反映。那是岁月留下的印记。

  我的故乡常武地区,河塘密布,过去水清之时,河塘里除了盛产鱼虾之外,还有许多可食用的水生植物,如茭白、莲蓬、藕、菱角等,以及当喂猪饲料的水花生、水葫芦、水浮莲等。

  常武地区的农民把菱角简称为菱。本地所产菱有两种,一种是家菱,一种是野菱。

  所谓家菱,是农家养种的,两头的,个比较大,形似元宝,按颜色分有红色的和绿色的,每年过春节家里买的老菱一般是乌菱,是外地输来本地的,本地不产。

  野菱则是野生的,其身形比家菱小了许多,而且虽呈三角形,却有四只角,当然也有两角的,颜色都是绿色的。野菱角上长有利刺,这也是与家菱不一样的。

  与家菱有限养种不同,野菱要比家菱分布广,许多河里都有,尤其是离村子稍远的野河里最多,甚至水沟里也有。

  野菱与家菱看起来并无多大差别,不过家菱茎叶要肥厚透亮许多,一看便知生于“豪门”,不像野菱茎叶,看着瘦骨伶仃叶暗肌瘦的,便知处江湖之远之不易。

  沟里的可以说是灌溉时老野菱随水冲流而下而生,但河塘里的野菱自哪来,就像故乡春天地上随便开条沟,秋天满沟的鱼虾哪来的一样,谁也说不清。

  反正,一年又一年,春风吹过,河水荡漾,河面上总会先行从河底漂浮出一两张新绿,纤细的茎上漂着一朵绿色的野菱叶,带着些旧年的枯黄,就像黄毛丫头,点缀了平静的河面,让人充满渴望。风吹过去,菱叶就像风筝落在河面上,而通往河底的细茎,则是那放飞的线。

  野菱总是先从离岸较远的地方先漂浮出水面,我也不知为什么。只知道,这一朵数张绿菱新叶之后,一撮撮地,渐渐地,不知不觉中,它们便蔓延覆盖了一大片河面。

  这个时候,这些嫩绿的菱叶上,开始寄挂起少年的思念和想象。

  每次经过,我们都忍不住要到河边,在能够伸手触及的地方伸手,够不着的地方折根杆棵棒够着撩拨它,捞起来翻看搜寻,连茎上那气囊都还未成形,花还未开呢,菱角自然没有。

  搪丝螺时,网兜里总会拉上去年落在河底的已呈黑色的老菱,忍不住洗干净想吃,却都是空落落的菱壳,菱肉上哪去了?不知道,或者落了河底,或者喂了鱼。

  渐渐地,阳光一天比一天明媚,天气一天天和暖起来。野菱发育了。

  河面下茎杆上的气囊鼓了起来,开始像纺锤了,叶子一天天肥大而相挤了,开始争夺阳光和空间,奋力者不再像幼时趴伏水面,而是压在了其他叶面上,颜色也从枯黄的嫩绿,变成了深色肥大的绿,黄毛丫头成了大姑娘了。

  咦,野菱开花了。纤细的白花,镶嵌在深绿的叶盘间,美丽妖娆。总有孩子忍不住,用两根竹竿伸进河里,一夹一卷一拽,便把数株野菱连叶带根拖了上来,然后围蹲一起,仔细翻看,连尚未成形的都不放过,摘下放嘴里一咬,一些苦涩的水,都是细菱角的壳的味道。据说有些地方把菱茎叶采摘回家当菜,我小时候没有这样的经历,我们所做的,就是用手捋着菱叶下纺锤形的气囊,听它们破裂时劈啪的声响。

  夏天的时候,野菱真的成形了,这是小孩们快乐的时光。与坐着菱盆菱桶采摘家菱“翻菱盘”不同(采家菱通常是把菱棵即菱盘翻开,采下菱角后把它放回水里),采摘野菱时毫无怜惜。

  弄水的,干脆下河,捞一大把到河岸边翻,嫌碜的,便用两根竹竿,瞄着长得最盛的野菱棵中,伸进去,使劲一夹,然后一卷,把尽可能多的菱盘卷在竹竿上,然后在用力拽拉,扯断跟河底相连的茎杆,拖到岸上扔下竹竿,细细翻检菱叶下的野菱。

  一边摘,一边咬嚼着吃。我通常是把野菱往嘴里一放,中间一咬两截,然后用牙一挤咬,半只野菱肉完整被挤出,吐掉半个壳,菱肉便成了美味,当然,得小心菱刺。这个时候的野菱,通常还比较嫩,菱肉甜滋滋的,水口也不错,有着淡淡的清香。

  待再过几天,菱角便老了,肉也没嫩时鲜美多汁,于是采回家,放饭锅上一蒸,用竹刀劈开,吃熟的,多了淀粉味,在贫穷的岁月,也是美味。

  吃野菱时,家长会再三交待,不要乱扔菱壳,菱壳要烧掉,因为有利刺,乡下过去夏天都打赤脚,万一踩上野菱壳,戳坏了不得了,这就是我祖父再三提醒我们的事。

  野菱成熟的季节,镇上也有卖的,不过我们都没有买过,买的人都是吃公粮的,这一点,我们要比吃公粮的强了不知多少,我们每年夏天,随便吃。野菱是无主之物,随便采摘。

  我已经很多年没吃过野菱了。1999年8月,国家就把野菱当作国家Ⅱ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了!

  江南故乡的野菱时代,也许很快就能重现。

江南夏日,少年最爱采野菱

责编: wanyifeng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