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童年的芭蕉扇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7-07-04  报料热线:86598222

  □ 戚思翠

  童年的夏天,既没电扇,更无空调。盛夏时节,酷暑难耐,每当夜幕低垂时,忙累一天的人们,带着孩子,卷着蒲席,拿着芭蕉扇,搬着小凳,要么到村口纳凉场,要么到队场头宽敞地,要么直接坐到桥头上……芭蕉扇在人们的手中不停地摇动着,摇动着。为打发时间,男人们喜欢谈农事,女人们则扯家长里短、儿女情长,老人们喜欢说书、讲故事,最精彩的是《西游记》里的“三借芭蕉扇”的故事了。孩子们听得津津有味,欢乐的笑声此起彼伏,回荡在村庄的上空。

  有时候,我们就在自家门口纳凉。母亲坐在木凳上,一边轻摇芭蕉扇,一边给依偎在她身旁的我们出谜语:“有风不动无风动,不动无风动有风;三冬常在家中坐,三伏之日显威风。”不用多想,便是母亲手里的芭蕉扇。那年代,我家住的土坯房,低矮潮湿,既不通风,蚊虫又多,难以入睡。每天晚饭后,母亲满头大汗地烧好一大锅热水,让一家人都在睡前洗个驱汗的热水澡。但遇到闷热天,热汗不断地流淌,难以入睡,母亲就颇有节奏地悠悠地摇动手中的芭蕉扇,不停地给幼小的我们扇风。我们在母亲送来的一缕缕凉风中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有时夜里醒来,发现半睡半醒的母亲仍然机械地摇着芭蕉扇,左手累了换右手,右手累了又换左手……可她天一亮又要出去打早工了。

  后来渐渐长大,自己能用芭蕉扇了。家里几乎每人都有一把芭蕉扇,为防互相拿错,母亲用各种颜色的布条在扇子边沿镶边,既结实又做记号。两个哥哥已上学读书,有了文化,还有文采。大哥的钢笔字特好,他用一把小刀把芭蕉扇的脉络削平,然后用钢笔在扇子上题诗:“一把芭蕉似圆月,天工人造皆自然。点手权为驱热天,扇在手中赛神仙。”二哥的扇子同样也有一首扇谣:“扇子扇凉风,扇夏不扇冬。若是你想借,请到腊月冬。”所以,他俩的扇子我们不敢乱动。但很多时候,他们会给幼小的我们“带风”,口中还有念词:“一把扇子尺把长,一人扇风二人凉。搬张凳子坐身旁,哥扇风来妹乘凉……”我们也知回报,有时会双脚跳起来,用力给哥哥和父母扇风,嘴里还数着:1、2、3……100!他们连忙喊:好了,别扇了,冻死人了……其实,他们是不舍得我们拼命扇。

  但不久,两个哥哥发现扇子上的诗词模糊了,渐渐也就没了。后来,他们想到一个妙计:煤油灯熏字法。熏字前,首先根据扇面上所选位置的大小,用白纸剪刻一个图形框,如长方形、圆形或五星形,然后把图形框粘在扇面上,再用毛笔在图形框内写上自己所需的字词。随后用去掉灯罩的煤油灯,对着纸框内的墨迹,小心均匀地把它熏黑,但要把握好油灯火苗与扇面的距离……真神奇了,就这么熏来熏去的,奇迹便出现了。原来白底黑字变成了黑底白字,清雅飘逸,煞是雅致,且摩擦不掉,很像从碑刻上拓下来的帖,还带着道骨仙风的味道。

  后来出现了纸扇、竹扇、羽毛扇、折叠扇等,但都不及芭蕉扇强。再后来,随着电扇、空调的普及,所有扇子都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特别在使用了煤气灶后,我再也没见过孩时的芭蕉扇。如今盛夏,每天窝在空调间里,有时想起当年一把芭蕉扇就能赶走一夏的酷暑,像是童话故事。

童年的芭蕉扇

责编: wanyifeng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