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副刊 >> 正文
补碗匠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6-08-03  报料热线:86598222

  补碗,是一门手艺,这是一行靠金刚钻在破损了的瓷碗、瓷盆、瓷花瓶、瓷工艺品上“打补钉”的“绝活”。

  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商品奇缺,农民家庭除了粗笨的陶碗、陶盆、陶罐子,也有少量细瓷碗盏,除了过年过节,供神祭祖,抑或来了贵客,一般是舍不得拿出来使用的。但担心归担心,谨慎归谨慎,总会有失手的时候,打破了细瓷碗盏,这时只要听见村里“补碗呦”的吆喝,就可以使打破了的碗“破碗重圆”了。

  东街头的杜小四,是祖传手艺的补碗人,他比我大七八岁,儿时我经常见他在雾蒙蒙的早晨,在圩埂上跟他爷爷练腕力,两只小手不停地“盘球”,上抛下拍,左遮右挡,把个橡皮球旋成一团白色的弧光。

  杜小四补碗用金刚钻“打瓷眼”,那是一把特制的微型铜制小钻,放大开来和木匠师傅使用的木钻一模一样,锃亮的铜管作钻杆,扁扁的铜尺作支架,不过不是用绳子,而是用牛皮筋作为牵引的动力,钻头上装有金刚钻,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说的就是补碗人。

  “打瓷眼”,全凭一股腕力,重了不行,轻了也不行,而且是悬空使劲,手艺不到家,碗器就钻破了。杜小四补碗,不管一只碗,一破两、一碗三,还是一破五六片,从没有失手的时候。

  杜小四还有一门“添花不添疤”的绝活,富裕农家拿出来修补的瓷器,大多印有花鸟虫鱼、龙凤狮兽、吉祥的图案,补这些瓷器时,不能破坏器物外形整体美。我家里就保留一只经过杜小四修补的细瓷汤盆,是景德镇出产的。从盆里看,当然依稀可见三只白色的铜钉,但从盆外看,只是在金鱼游水的图案中添了几根水草,一点也看不出修补的痕迹,这就是杜小四手艺的高明之处。

  杜小四使用的锔钉也是特制的,有铁钉、铜钉、铅皮钉,特别考究的还有银钉、花纹钉,使破损的瓷碗丝丝合缝。补上锔钉后,再抹上一层釉,这破碗就完好如初了。

  在杜小四使用的工具里,还有一把微型的小铜锤。小锤抓在杜小四的手里,丁丁当当地敲打锔钉,就是弹奏一首乐曲,真有点像白居易描绘的那样:“大珠小珠落玉盘。”

  杜小四除了补碗,还给农民家的碗“钻字”,每一只碗都钻上主人家的姓名,就是外借出去,也不会搞错。几十年前,乡村里办红白喜事,都时兴借碗,借的碗不钻上字,怎么归还呢?杜小四的这门手艺,就解决了农民的烦恼。

  如今化学工业、塑料工业发展了,粘胶剂不知发明了几百种,就是需要修补的瓷器类文物,也用不着补碗人打锔钉了。而且农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家里打碎几只碗,最多说一句“岁岁(碎碎)平安”的吉利话,将破碎的碗扔进垃圾桶,再也不会找人修补了。

  补碗这门手艺失传了,补碗人的补碗担子连同补碗工具,也已进了民俗博物馆。

  但是,如果在我们家里发现一两只带有时代烙印的补过的碗,你可千万别扔掉,说不定在若干年后,也是一种珍贵的文物呢!

补碗匠

责编: wanyifeng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