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武网专题 >> 正文
直击案发现场,揭露“沉默的真相”
来源: 作者:徐千翕 日期:2020-10-30  报料热线:86598222

  周凌在整理勘验箱

  周凌在研究头颅

  来到经开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周凌正透过光线研究一张头颅CT,他身着蓝色警服,看起来与其他刑警别无二致,但披上白大褂,拎起勘验箱,拿起解剖刀,他就是一名专业的法医。

  抽丝剥茧,让线索说话

  1982年出生的周凌毕业于苏州大学基础医学系法医专业,是一位从业14年的资深法医,先后在武进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常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经开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从事法医工作,负责辖区内非正常死亡尸体检验、交通事故尸体检验和活体损伤检验等工作。

  从案发现场到解剖室,法医的战场从来不止一处,让千丝万缕的线索说话,是他们的工作职责。在一起案件中,周凌曾通过现场勘察,揭露死者家属的谎言,找到死者的真实死因。

  该案件中,一位老人在家中过世,家属称老人是不慎跌倒才酿成悲剧。周凌在现场勘察后发现,墙壁上留有喷溅状血迹,且位置较高,老人的头部前侧、左右侧都有片状擦伤,不像意外跌倒过程中形成的。他在案发现场逗留很久,反复模拟老人跌倒的过程,并与老人家属对话,印证自己的想法,最终击破对方心理防线。家属承认,老人是与家人产生矛盾后,冲动自杀,家丑不可外扬,他们才伪造了现场。

  和热播剧中的法医一样,周凌的手机保持24小时畅通,不论身在何处,接到工作电话后就得立刻返岗。“电视剧里还有很多没有演出来。”周凌笑着说,很多案件发生在隐蔽的深山,车辆无法直达,法医需要背着沉重的勘验箱步行进山。时间最长的一次,周凌和同事深夜11点进山,开始勘察现场时已是凌晨。结束勘察后,手电筒耗尽了电,也找不到回程的山路,几人只能在山里呆了一夜,等天亮时他人来接应。

  当天办案回家后,由于接触山中的一种植物,周凌出现了皮肤过敏,长了许多疹子。为了减轻难耐的瘙痒,他只能拿开水往疹子处浇,半个月后才恢复。然而,和工作中可能出现的各类危险相比,皮肤过敏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冒着爆炸的风险挪动怀抱煤气罐的尸体;尸检时被死者的骨刺刺伤,做完解剖后才得知死者是艾滋病人……周凌遇到过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险,锻炼出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敬畏生命,为正义护航

  “破案的最佳时机为一周以内,克服艰苦的外部环境,高度集中注意力完成工作,是一名法医的必备素质。”周凌回忆,最初参加工作时,解剖室里还没有空调,每到酷暑天气,电扇几乎起不到作用。在闷热的室内做完解剖,手套里已经装满了捂出的汗水。在一起灭门案的侦破中,为了完成五具尸体的解剖,周凌两天三晚没有休息。工作结束后,头重脚轻的他刚坐下就睡着了。

  “最难的不是环境的恶劣,而是情绪的把控。”在触目惊心的案发现场,再有经验的法医或刑警也可能出现生理不适,对伤亡者的惋惜、对凶手暴行的愤怒会在瞬间涌上心头。法医需要抛开所有个人情绪,站在公正客观的立场上梳理线索,参与办案。“得知通过我们的努力锁定嫌疑人后,所有的疲惫和负能量都一扫而空了,这大概就是法医工作最重要的意义。”

  除了现场勘验和解剖工作,周凌定期前往常州市第七人民医院法医门诊开展活体损伤检验,为医疗事故、工伤鉴定、纠纷调处贡献专业力量。在他的书柜里,摆满了《药理学》、《中医学》、《系统解剖学》、《法医法学》等20余本专业书籍。业余时间,周凌热衷于观看《法医秦明》等刑侦剧,借鉴剧中的办案思路。“这是一个需要活到老、学到老的职业,除了医学和法学知识在不断更新,各类仪器也在飞速更新换代。”

  对法医来说,案件永远大于一切,周凌唯一感到歉疚的就是不能给家人完整安心的陪伴。他第一次和未来岳父岳母见面吃饭,就接到了工作电话,只能放下筷子立刻返岗;婚礼前两天,又被派去外省办案;除夕,在午夜钟声敲响的那一刻接到案情电话,再次踏入家门,已是大年初二的深夜,后来又接连发生几个案件,整个春节一天都没休成。工作以来,周凌共检验尸体1000余具,出具报告400余份;检查伤者4000余人次,出具报告1200余份。

  采访手记

  法医是“幕后英雄”,他们直击案发现场,不避血腥污秽,在恶劣的环境中抽丝剥茧,与人性的阴暗面较量。他们揭露一个个“沉默的真相”,成为警方伸张正义时不可或缺的群体。不畏惧死亡但敬畏死亡,是法医的信条,他们用自己的努力,给逝者、也给生者一个应有的交代。

直击案发现场,揭露“沉默的真相”

责编: 蒋彩婷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