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武进 >> 正文
十年磨一剑 砺得稻花香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范玉贤 日期:2019-09-17  报料热线:86598222

  昨天上午7时许,晨曦微露,江苏(武进)水稻研究所的试验田里,徐洁芬已在育种田间查看材料。

  阳光洒在金色的稻田上,她头戴草帽、肩挎书包、脚穿雨靴,一手握着竹竿,一手拿着记录本。自2009年到江苏(武进)水稻研究所工作以来,这是她不变的“工作造型”。

  “从事水稻育种工作,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徐洁芬家住前黄镇谢桥村,距离研究所仅10分钟路程。田间阡陌是她幼时的乐园,忙时在田间除草、插秧、打药,闲时追逐、玩耍、疯跑。“活像一个男孩子。”父亲这样评价她。

  1995年,钮中一育成的“武运粳7号”成为“明星产品”,风靡全国,3年内从10万亩推广到1000万亩。研究所附近经常有人偷稻种,徐洁芬看着技术员与联防队在田埂边日夜看守稻种。从那以后,她对这片试验田充满了好奇。

  “希望帮助农民选出好吃、好种、好产量的稻子。”高考填志愿,徐洁芬深知农业辛苦,但毅然选择作物遗传育种专业作为主攻方向。2008年扬州大学硕士毕业后,她来到水稻研究所工作。让她惊喜的是,自己成了钮中一的徒弟,近距离接触儿时的“偶像”。“同样在田里3个小时,钮老师得到的信息量明显更多,叶片颜色、披挺程度、抽穗早晚、出颈长度、籽粒大小、基部结实好坏……他立马能分辨出其中差异,而我看什么都差不多。”从“学术派”到“田间派”,徐洁芬经历了一段漫长且心焦的角色转换期。

  令她触动最深的是,钮中一像一本“活字典”,能很快判断出某个杂交组合的材料“父母”是谁,甚至“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了然于胸。“没有长年累月的经验积累和专注忘我的敬业精神是做不到的。”徐洁芬告诉记者,2011年,钮中一经历髋骨纤维瘤手术,术后身体条件不允许,心系稻田的他就坐在汽车里,由所长徐晓杰带着在田边慢慢地开,远远地看。现在,年过七旬的钮中一依旧每天到田里,一站六七个小时,“站功”让徐洁芬都自愧不如。

  “超高产株型要注意‘一早二偏三高’;穗子多一点、穗形小一点、粒重高一点、籽粒长一点……”徐洁芬说,“钮老师时常向我们传授自创口诀,并且把配组‘秘方’倾囊相授。”

  老一辈不畏艰苦、无私忘我的育种精神时刻鼓舞着下一辈勇往前行。育种工作辛苦,以水稻尤甚。据了解,水稻抽穗扬花时间很短,却是配组杂交、孕育新品种的关键时期,而且育成良种概率只有万分之几,必须在水稻花期几天内做好几千个杂交配组。

  中午烈日当头,徐洁芬所在的良种繁育创新团队成员们在田间一刻不停地抢时间,选株、挖株、去雄、套袋……直到为次日授粉的工作准备就绪。“一把手术用的小剪刀,把花药剪掉或剪破,浇水使花粉失去活性,这是个精细活,考验耐心,有时甚至剪到手指关节麻木,一个杂交季下来,手指上总会磨出老茧。”徐洁芬介绍,田间材料观察、抽穗期记载、稻瘟病接种鉴定等工作也都不能耽搁,有时晚上还要挑灯夜战,整理试验数据,撰写科研报告。

  “每年1万多份材料中才有可能育出1个新品种,而1个新品种要经历八到十代选育才能稳定下来,变得好吃、抗病、高产。”徐洁芬说,育种就像养育孩子,作为少有的女性育种工作者,更要付出大量心血。“两年前孩子还小,需要喂奶,可有时一下田就忘了时间,奶奶只得抱着嗷嗷待哺的娃到稻田边找妈妈。”

  老育种家的精神在武进水稻所得到传承,新鲜血液更使育种理念、方法不断创新:10年间,水稻研究所有了分子育种实验室,分子育种与常规育种深度融合。“分子标记辅助检测,可以对有明显缺陷的材料进行定向改良,提高选择精准度,缩短育种年限。”徐洁芬说,育种观念要与时俱进,原来侧重高产,现在要选好吃、高端的优质米。

  在钮中一及创新团队成员的悉心教导下,徐洁芬迅速成为了一名得力干将。10年来,她参与完成各级科研项目20余项、参与育成水稻新品种10余个,省、市各类奖项记录着她辛勤工作的点点滴滴。“以前是以羌涵孚、钮中一、江祺祥为代表的水稻育种的‘三驾马车’,现在研究所3个育种组齐头并进,将育种大旗扛起来、传下去。”徐洁芬说,今年,研究所共有5个水稻品种通过省级初审,刷新了去年“一年四审”的纪录。

  十年磨一剑,砺得稻花香。风吹过金色稻浪,唱响了一曲农民劳作的“长颂歌”。“要和师父、团队一起努力,培育更多更好的水稻新品种,让农民兄弟笑得更欢、更甜。”徐洁芬说。

十年磨一剑 砺得稻花香

责编: jiangcaiting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