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聚焦 >> 正文
“听到机场广播里的话语,我泪目了”
——武进留学生回常实录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徐梦超 朱梦琪 日期:2020-03-27  报料热线:86598222

  随着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加速扩散蔓延,不少国家的学校已经停课,而在外求学的中国留学生们也纷纷选择回国。然而受疫情影响,回国航班一票难求,长途旅行“危机重重”,回家的旅程变得分外漫长。记者采访了几名已经回到武进的留学生,听听他们的回家故事。

  朱筠龙 英国留学生

  心中暖流涌动 感谢防疫一线医护人员

  牛津到伦敦,伦敦到上海,上海到武进。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学生朱筠龙的回家路用了整整两天。3月14日回国,目前,朱筠龙已经在隔离医学观察点隔离多日。

  朱筠龙仍然记得飞机落地时内心的激动,熟悉的机场广播传来温柔的话语:“广播里说,‘如果你有新冠肺炎相关症状,请不要害怕,上海会有最好的救助措施。’那一瞬间,我泪目了。”

  英国疫情刚开始蔓延的时候,朱筠龙便打定主意要回国。3月14日,戴着口罩、护目镜和橡胶手套,朱筠龙坐上了回国的航班。入住隔离医学观察点后,朱筠龙感受到了工作人员的热情与温暖。“虽然隔离期的日子有点枯燥,但医护人员会及时给我们普及疫情防控的知识,还提供充满爱心的服务,我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适应了隔离生活。”

  朱筠龙说,在隔离点,每天早晚各有一通暖心电话,提醒他量体温。工作人员还经常问他想吃什么或情绪是否安好,有其他需求也可以与他们沟通。“真的要感谢这些防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给了我亲人般的关爱和贴心的服务,我非常感动。”

  秦抒扬 澳洲留学生

  13个小时没吃东西 看到检疫人员特别安心

  “澳大利亚当地人和中国人的防护观念不一样,他们认为只有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而病人基本不会出门,所以他们普遍不戴口罩。”今年19岁的秦抒扬就读于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3月22日中午12点,她和同学登上了从墨尔本飞往上海浦东的航班。

  “在飞机上,大家都做好了防护措施,但我还是不敢拿下口罩吃东西,靠喝水撑了一路。”秦抒扬回忆,晚上7点半落地之后,大家又等了大概6个小时才下飞机。出于安全考虑,很多乘客都是13个小时没吃东西。

  60人一批,分批下飞机,再走浦东机场的疫检流程。拿完行李后,又有专人带着秦抒扬等人去坐江苏接待站派出的大巴到昆山,再换乘常州市派出的大巴到隔离酒店,最后由救护车分区送往隔离点。

  说起回家路的点点滴滴,秦抒扬感触颇深,“回到祖国,整个处置流程专业、成熟,极大降低了疫情传播风险,让归国的华人华侨感到特别安心,也感受到了祖国的安全和伟大。”

  李青辰 美国留学生

  机票涨了2倍多 航班被取消3次

  “3月中旬,我们学校已经出现了数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甚至出现了死亡病例,课程也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就读于美国华盛顿大学的李青辰告诉记者,在西雅图,除了少数华人坚持做好防护措施外,其他人还是不甚重视。

  “面对严峻形势,我和家人商量后便打算启程回国。”李青辰表示,在美国时,自己密切关注着国内疫情动态,了解到国内多地已经实现了病例“清零”。再三斟酌和多方了解后,她买了一张3月21日从美国塔克马机场出发,经台北桃园机场到达上海浦东机场的机票,票价是平时的两倍。

  比涨价更令人担心的,是航班的取消。“这趟航班前后被取消了3次,而且转机政策一直在变,有人说从桃园机场中转需要入台证,而我并不符合规定。”李青辰说,自己尝试着联系了桃园机场,终于在21日得到了确切回复,可以转机。“得到回复后,我又开始抢票,盯着手机3个小时,终于改签了22日凌晨1时20分出发的机票。”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李青辰乘坐的航班于北京时间3月23日12时05分,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飞机停稳后,第一批身穿白色防护服的检疫人员登机进行了排查,紧接着第二批机场检疫人员进入客舱,开始依次喊乘客的名字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体温检测并填写健康表,随后是机场检疫人员对每个乘客进行一对一的健康询问筛查,太专业了!”李青辰说。

  完成检测后,李青辰的护照上贴上了一个黄码标志,被驻沪江苏接待站工作人员统一送往了昆山的中转点,并在当日18时转运至武进的隔离医学观察点,开始14天的隔离观察。

“听到机场广播里的话语,我泪目了”

责编: 蒋彩婷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