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聚焦 >> 正文
斜阳影里英雄暮 归去田园稻花香
郭亮海: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谢书韵 日期:2020-02-03  报料热线:86598222

  武进新闻网讯(记者 谢书韵)红色档案

  郭亮海,1930 年出生于武进县卜弋镇。1951 年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济南军区六十八军第二〇二师独立高炮营,同年7月赴朝参战。在朝两年间,郭亮海随高炮营先后转战15次阵地,完成了保卫桥梁、车站、兵站、后勤、仓库、地炮阵地、火箭炮阵地、师指挥所等对空安全任务,先后击落美军战斗机、轰炸机共29架,还击落大型轰炸机B-29,俘虏美国空军第一联队长、空军上校许维布尔等,谱写了可歌可泣的战斗故事。1954年10月回国,后任高炮营副营长。1978年转业回乡,在卜弋镇纪委工作至1991 年退休。

  红色故事

  90 岁的郭亮海如今已儿孙满堂。年事已高的他,搬到城里与大儿子一家同住。老小区里,绿树成荫;四世同堂,岁月静好。每天傍晚,郭亮海都会下楼到广场上散步,身边同行的依然是19 岁那年爱上的姑娘。小重孙骑着扭扭车绕着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转圈,孩子们的笑声里,鸭绿江畔的炮火声早已远去。午夜梦回,郭亮海感叹和平可贵;他希望世间再无战争纷扰,每个孩子都在幸福中长大,如此方不负战友们抛头颅洒热血作出的牺牲。

  寒门子弟从军记:“我就像保尔·柯察金”

  20 世纪30年代,郭亮海出生在卜弋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旧社会的中国农村,对于老百姓来说,缺衣少食是常事,一件破棉袄兄弟几人轮流穿,一年中倒有半年要吃糠咽菜。“家徒四壁,贫寒至此,父母依然省吃俭用供我读了两年小学。”这是郭亮海感念至今的事情,然而读书时的经历也让他内心深深受伤:因家贫被地主、富人子弟欺负,后来更是不得不辍学。

  失学后,9岁的郭亮海跟随父母、哥哥们一起下地干活,种稻种豆,看天吃饭,又受剥削,深感农民之苦。长到14 岁,到面店、铁匠铺当学徒,尝尽人情冷暖、世事坎坷。很久以后,郭亮海读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觉得自己青少年时期的经历,与保尔·柯察金很是相似,也是革命与战斗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直到1949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生活才有了起色。“分到田了!分到农具了!自种自收,大家的生活好了起来!翻身做主人的感觉真好!”郭亮海说。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1950 年,结束苦难、迎来新生的郭亮海已然长成一个19岁的青年了,他的心中渐渐有了一道倩影,那就是14 岁的美丽少女徐全琴。然而,鸭绿江畔的一声炮响,惊散了少男少女还未成双的鸳鸯梦。

  1951年3月,人民政府号召广大青年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好日子来之不易,我愿上战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在全乡抗美援朝动员大会上,郭亮海是第一个上台报名的。后来又有16名青年响应,分别是周绕兴、陈加林、周锡昌、龚山林、高锡林等。这些年轻的面孔、生动的笑靥,有些得以在战后荣归故里,也有一些永远留在了异国的山林间;他们的名字,共和国将铭记。

  离家更兼丧父:漫漫征途化悲痛为力量

  在湖塘新兵连训练的第13天,郭亮海惊闻噩耗:父亲因病去世。“坐船离开的时候,父亲撑着病体来送。他在岸边向我招手,我喊了一声‘爸爸’。没想到从此阴阳两隔。”郭亮海悲痛极了,泪水长流不止。但他想到在书里读到的那些话:人死不能复生,哀伤过度毫无意义;此身既已许国,忠孝就再难两全。当天下午,文化教员带着组织上送的挽联和20斤大米,和郭亮海一同回家吊唁。“向父亲的遗体告别后,我就头也不回踏上了征途。”从此后,观星如见父,相伴游子行。

  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郭亮海来到河北省武清县(今天津市武清区)。在这里,他被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济南军区六十八军第二〇二师独立高炮营,也就是高炮四十八营。“我被分到二连一排二班当战士。部队里的战友们来自五湖四海,大家一起学习军事、文化知识。”时光飞逝,7 月,郭亮海随军奔赴安东,又跨过鸭绿江,真正踏上了抗美援朝战场。

  7 月的朝鲜,正值雨季,战争与自然同时向年轻的志愿军战士们展示了残酷。炮火连天,牺牲不断,也给活着的人带来焦虑与恐惧;大雨连绵,山洪暴发,许多战士都患上了危及生命的红白痢疾。郭亮海也不例外,一连病了二十来天,缺药少食,差点丧命。“后来,军医从朝鲜老百姓那弄来一些明矾,又将大米炒煳碾碎制成代活性炭,用土方子救了大伙的命。”在修筑工事、穿越封锁、对空战斗的间隙,郭亮海抓住一切机会学习、进步。

  他学习军事知识并应用到战斗实际中;他学习文化知识,从大字不识几个的半文盲,成长为文化教员的扫盲助手。从共青团员到共产党员,郭亮海更是不断进步,在纷飞的战火中成长、在血与火中淬炼成钢。

  回首战场峥嵘事:活捉美军上校许维布尔

  从1951年7月入朝,到1953年7月停战,整整两年间,郭亮海随高炮营先后转战15次阵地,参与的大大小小战役数不胜数,先后击落美军战斗机、轰炸机共29架,击伤123架。他们成功守卫了朝鲜最大的火车站——新高山车站;也曾开创高射炮兵打游击的独特战斗模式,在美军重型轰炸机夜间定点轰炸中幸存;更在克里胡阵地打出漂亮的夏季反击战……最让人热血沸腾、记忆犹新的,则是击落美国空军当时最大的轰炸机B-29,俘虏美国空军第一联队长、空军上校许维布尔及军械官的战斗故事。

  那是1952年7月,高炮四十八营在面川里一线占领阵地,并在敌机经常出现的航道上设置了埋伏。“我们二连在西坡,一连在面川里以东2500米的无名高地西侧,三连在高地东侧,如此三个炮连的火力呈现互相支援、接应之势。”郭亮海回忆道。7月6日,一架B-29大型轰炸机进入了高炮营的视线。

  “这架飞机在我军阵地上空飞行了整整7天,进行反复多次的照相侦察。这7天里,我们一直想打掉它,但它的飞行高度始终控制在3000 米以上,超出了我们的火力范围。”郭亮海说。

  直到7月13日,敌机返航,也许是大意轻敌,飞行高度降到了3000米以下。先是一连迎头痛击,一个点射打中了敌机右翼!敌机负伤,试图下滑低空逃跑!“美国佬判断袭击来自无名高地西侧,以为滑行到东侧就进入射击死角了,没想到三连全体指战员在那等着呢。”就这样,B-29自投罗网,又中三弹,起火坠毁,飞行员们也只能跳伞。郭亮海至今还记得来到那棵大树下,敌方飞行员的降落伞挂在树上,前来救援的美军直升机也被打跑了。战士们在树下对敌喊话:动特莫夫!动特莫夫!(英语,不许动!)就这样俘虏美军上校许维布尔及军械官,他们放下小手枪举手投降了,其使用的降落伞至今还陈列在军事博物馆里。

  峥嵘岁月,踏石留印;战斗往事,抓铁有痕。1954年,英雄们回到国内,郭亮海继续留在高炮营,将青春年华献给军旅生涯,直至1978年转业回乡。

  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也收获了爱情,与徐全琴结为连理,两人育有四子,相伴到如今。

  水阔夕阳红,雨余群山秀。郭亮海说,此生爱过一个人、打赢一场仗,足矣。

  而无论是相携一生的白首,还是来之不易的和平,都须不忘初心、珍重守护,如此方得始终、方有未来。

  红色感悟

  “太公!太公!”绿树成荫的小区里传来阵阵稚嫩的呼喊声,小男孩骑着扭扭车绕着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转圈,老爷爷虽然老态龙钟但依然神采奕奕,他就是抗美援朝英雄郭亮海爷爷呀!

  当我了解到郭亮海爷爷的童年,“一件破棉袄兄弟几人轮流穿,一年中倒有半年要吃糠咽菜。”这是多么穷苦的年代,我真是难以想象。听说糠菜就是稻谷的皮和野菜,看着我们家里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我暗暗告诉自己不能浪费粮食。

  当我了解到郭亮海爷爷的青年,“好日子来之不易,我愿上战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我的心情随着郭爷爷的经历起伏。心疼郭爷爷刚参军就得知父亲去世的噩耗,担心郭爷爷和战友们染病受伤,感慨郭爷爷抓住一切机会学习。

  当我了解到郭亮海爷爷的壮年,“将青春年华献给军旅生涯”,他和战友击落战斗机29架,俘虏美军上校,大大打击了敌人的气焰,我被他的英勇事迹深深折服,他真是我们国家的大英雄!

  作为一名小学生,我一定会珍惜现在的和平幸福生活,发扬郭爷爷的“螺丝钉”精神,好好学习,将来为祖国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局前街小学学生 于悦

斜阳影里英雄暮 归去田园稻花香

责编: 庄恩慧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