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聚焦 >> 正文
梅永丰:走上探索未知的奇妙旅程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王小可/文 陆新/图 日期:2020-01-15  报料热线:86598222

  人物名片

  梅永丰,祖籍江苏武进,复旦大学材料科学系教授、博导、副系主任,韩国延世大学顾问教授。目前研究方向为无机功能薄膜材料及相关工艺和物性研究,近几年将纳米与薄膜材料应用到微纳机器人、新型电子与光电子技术以及光子材料和器件等领域。先后获评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上海市曙光学者、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和上海市优秀学术带头人等。在国际一流学术期刊上已发表论文200余篇,担任Applied Physics Letters、Chemistry of Materials等国际学术杂志顾问编委以及多个薄膜相关国际学术会议主席。

  人物故事

  “如何从材料学的角度,认识玻璃与陶瓷、茶与咖啡?四大发明中的造纸术与印刷术,运用了什么材料学知识?”每次被问及什么是材料学,复旦大学材料科学系教授、博导、副系主任梅永丰喜欢用这样浅显易懂的问题来做启发。“材料科学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仅仅是那些艰深的专业词汇。”这位年轻的教授,将深奥的科研和日常生活联系在一起,以此来向更多人播撒科学的种子。

  在众人眼中,梅永丰是“天生做科研的料”。1995年,他因成绩优异从江苏省前黄高级中学保送至南京大学物理学系,研究生毕业后,又先后在香港城市大学、德国斯图加特马克斯·普朗克协会固体研究所、德国德累斯顿莱布尼茨协会固体与材料研究所等地深造、做科研。2010年,梅永丰回到国内,在复旦大学任教。一路走来,他始终保持着对科研的热情,以及求知欲和执行力。他带领的团队,在功能薄膜三维卷曲构造、三维管状量子阱红外探测器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新进展,为全球的薄膜材料研究做出了新贡献。

  好奇心是一把钥匙

  梅永丰生长于乡间,宽阔的田野、金黄的麦浪、繁忙的农假、美味的脚踏糕和豆渣饼……这是他对家乡最深的记忆。自由自在的乡间生活,给了他精神上的滋养,也让踏实和勤奋的基因融入血液。

  自幼懂事的梅永丰,一直是父母的骄傲。他很早就成为父母的帮手,插秧、割麦、割稻……大人能干什么他也一样可以。“成长于改革开放时期,我们那一代继承了老一辈艰苦奋斗的精神。至今,这种精神还影响着我。”梅永丰说。

  提起梅永丰小时候的聪明劲,他的父母记忆犹新,“从小就喜欢一个人琢磨、捣鼓。”还在小学的时候,梅永丰就学着拆装家里的三五牌座钟。到了初中,刚开始学了一点物理的电路知识,他就试着在家里布电路,在房间安装多控开关。

  后来,梅永丰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前黄中学。关于母校的记忆,是繁忙、分秒必争的学习生活,是欢乐融洽的同学友谊,是倒几趟车耗费3个多小时的漫长回家路,也是奋斗的青春记忆。更为重要的是,母校的攀登精神也滋养着他。“攀登是不断挑战自我、战胜自我,是不断学习、勇于探索。”梅永丰回忆说,“我还记得孔建华老师给我们作的讲座,主题是‘勇攀高峰’,直到现在,那个场景仍然历历在目,成为激励我前行的动力。”

  也是在高中时期,梅永丰对物理越来越着迷。事实上,他对一切未知的、新的事物都充满好奇。对他来说,“好奇心”是一把钥匙,驱动并引领他走上科研的道路,面对这条充满不确定因素和挫折的道路,是好奇心鼓励他坚持、激励他创新。

  行百里者半于九十

  一张大学本科时期的照片,把记忆拉回到20多年前。照片上的梅永丰,身着浅色的运动衫,专心致志地整理资料,眉眼间略显青涩,但自信和沉着已写在脸上。

  1995年至2002年,梅永丰在南京大学度过了他的本科和硕士研究生时期,就读于物理学系。南大校训“诚朴雄伟,励学敦行”激励着他,浓厚的学术氛围感染着他,他静下心读书、做研究,从半导体物理到光电子、发光材料等领域,沉浸在物理学的浩瀚海洋。

  研究生毕业后,经由导师推荐,梅永丰又前往香港城市大学物理与材料科学系读博。“博士阶段对每个做科研的人来说都是一个挑战。”梅永丰解释,“在硕士期间,导师会给出小的课题,只要跟着这个方向往前走就可以。但博士期间需要自己找课题,方向就非常重要。这种难度相当于要在森林里找一朵特有的蘑菇,万一找错了地方,就会无功而返。”

  在香港城市大学,他进入了一个更细分、更前沿的领域——纳米材料。经历了一段相对艰难的积累和探索期,他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香港的8所公立大学,他与其中的6所都合作发表了论文,很快在学术领域崭露锋芒。

  博士毕业后,他前往德国斯图加特马克斯·普朗克协会固体研究所深造。“进入世界顶级的科研机构,在最前沿的领域学习”,这是梅永丰一直以来的目标。值得一提的是,德国马普所因其研究成果享誉世界,被称为“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摇篮”。梅永丰所在的固体研究所,由德国物理学家冯·克利青领衔,他因发现了量子霍尔效应,获得了198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在顶级的研究机构,梅永丰的研究也更超前,半导体、纳米薄膜材料……“对于新鲜的事物,我向来没什么抵抗力。”这位中国来的研究者,给所里的其他同事留下了新印象,“认真、聪明、有思想、善于沟通”,他的一位德国同事兼好友如此评价。

  两年后,梅永丰又接受新的挑战,跟随同事前往德累斯顿,在莱布尼茨协会固体与材料研究所任研究职员和课题组长,带领团队做研究。很快,他主导参与的项目“管中微芯片实验室”,获得了德国大众基金会的支持。这一项目创造性地提出了新的研究思路——通过建立一个独特的生物微分析系统,用于从空间和时间上操控单个细胞并进行分析。这一成果还登上了当地的报纸。后来,项目拿到69万欧元经费,成为当时获得经费支持最高的项目。

  科研,对很多人来说充满了神秘感,对科研的想象,是那些身着白大褂,在实验室里操作各种仪器的高智商科学家们从事的事业。科研也是一条通向未知的充满荆棘的路,需要智慧、勤奋、勇气、坚持。梅永丰告诉记者,他很喜欢这句“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比喻做事越接近成功越困难,越要坚持到最后。对他来说,科研正是如此。

  归来仍是少年

  2010年,在德国事业有成的梅永丰决定回国。故乡故土召唤着他,国内技术和科研的飞速发展吸引着他,于是,他举家回国,在复旦大学任教。“在国外做出成绩,也有事业上的成就感。但是在自己的国家不一样,除了成就感,更有一种为国家做贡献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梅永丰说。

  时光荏苒,梅永丰仍是那个在母校攀登楼前感悟“攀登精神”,对前路充满热情和期待的少年;是那个在热闹繁华的香港大都市,安心于寂静实验室的研究者;也是那个在世界顶尖的科研机构,沉迷于学术前沿不知疲倦的探索者。

  回国后,他的研究方向越钻越深,从薄膜材料再往前一步,走到薄膜材料的组装与应用,探索新型微纳传感器和瞬态电子、微纳机器人等。

  这些都是非常有趣的领域。比如微纳机器人,正是当今的热点课题。微纳机器人能在微纳尺度上执行任务且具有优异的灵活性、适应性,还能以集群的方式协同作业,在生物医学领域具有最广泛的应用前景,如靶向药物传送与释放、疾病诊断与治疗等。“就像孙悟空一样,可以钻到身体里,完成各种任务。”梅永丰解释。

  如今,身兼数职的他,忙碌在科研的战场、学校的讲台和各类学术论坛……

  梅永丰是一位非常高产的科研学者,在科研领域著述颇丰——在国际一流学术期刊上已发表论文200余篇,引用超过6000余次,这个数字,很多人一生都难以企及。

  他是一位优秀的教师。作为博士生导师,他带领学生在科学的前沿探索,帮助他们成长。老师这个身份让他充满自豪,也深感责任重大。他说:“老师可以通过他的教育,影响更多的人,甚至可以影响他们一辈子。”

  他更是基础研究的身体力行者和倡导者。基础研究以认识现象、发现和开拓新的知识领域为目的,“看起来离生活非常远,好像没什么实际用处,但事实上,基础研究是社会发展的最根本动力。就像盖房子所需的一块块砖头,虽然你不知道某一块砖有什么用,但如果把这块砖抽掉,房子就会坍塌。”也正因有了牢固的基础,微纳机器人等诸多领域在现实中的应用才能最终实现。

  “科研,是一条探索未知的奇妙旅程,我很庆幸成为其中的一名探索者。”梅永丰说。

梅永丰:走上探索未知的奇妙旅程

责编: 蒋彩婷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