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聚焦 >> 正文
沈柏用:生命奇迹追梦人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马叶星/文 陆新/图 日期:2020-01-08  报料热线:86598222

  人物名片

  沈柏用,祖籍江苏武进,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上海消化外科研究所副所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胰腺疾病研究所所长。1991年7月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法文班。长期从事肝胆胰外科尤其是胰腺肿瘤的外科治疗,是国内最早将微创技术用于肝胆胰手术的专家。

  人物故事

  思维敏捷、学识渊博、和蔼可亲,这是记者对沈柏用最直观的印象。当你还沉浸在他对医学的论述中时,一段滔滔不绝的《滕王阁序》,让人又不禁惊叹他的文学素养。

  事实上,“惊叹号”一直与沈柏用相随。“瑞金金标准”“三明治疗法”“沈氏吻合法”……他一连串对“万癌之王”胰腺癌的研究攻克,改写了教科书对胰腺癌患者定下的存活期。

  在沈柏用的领导下,瑞金医院胰腺外科团队交出了这样一份成绩单:胰腺癌1年存活率提升到78.3%,5年存活率达19.8%,为世界最高水平。

  注定一生白袍情

  “我母亲年轻时患有心脏疾病,病情较为严重,甚至不能怀孕生育,直到1963年在仁济医院接受了心脏手术,才得以康复。3年后,我顺利出生。”隆冬时节,上海瑞金医院,沈柏用讲述了他儿时迫切希望成为一名医生的缘由。

  民国时期,沈柏用的曾祖父在武进有一家酱油作坊。祖父沈荣春为了扩大家族生意,只身前往上海发展,并把目标瞄准实业,办起了铜棒厂。新中国成立后,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铜棒厂为国家民族实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至今这家企业依然存在。集父亲毕生心血的沈宅,作为民国时期的标志性建筑,在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关心下,通过平移依然矗立在复兴路和济南路交叉口的东北角。

  与祖父从事实业不同,沈柏用的父亲是一位优秀的人民教师。从小生长在书香门第的沈柏用,在父母的教导和影响下,勤奋好学、刻苦钻研。1985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法文班,开启了漫长的医学生涯。

  医学殿堂的浩瀚知识让人好奇、向往,6年时间里,沈柏用孜孜不倦、不断求索。1991年大学毕业后,他来到上海瑞金医院,正式成为了一名外科医生,并担任院团委书记,成为重点培养的青年人才、医学骨干。1993年,作为医院的重点培养对象,沈柏用被选派赴法国留学深造,先后在法国GRENOBLE市大学医院、巴黎第七大学BEAUJON医院肝移植中心任外籍住院医生。1998年,学有所成的沈柏用选择了回国,开启了自己的临床时间。

  摘取“皇冠上的明珠”

  众所周知,胰腺癌是公认的“万癌之王”,病程短、病情发展快、恶化迅速。在外科医生眼中,胰腺癌手术更被称为手术中“皇冠上的明珠”。

  由于胰腺癌生存期短,对这类患者,国际医学指南给外科的建议是放弃。

  越是困难越向前。20多年来,沈柏用及其团队不断攻克、挑战、创新,创造了一个个奇迹。他们将患者的胰腺原发病灶、肝脏转移病灶一并切除,手术中进行大剂量放疗,术后辅以化疗,2~3个月后再做体外放疗。这种手术后配合开展的“放疗+化疗+放疗”方式,成为全球首创,并被形象地称为“三明治疗法”。

  由于胰腺的周围包围着重要脏器与血管,病灶极易转移,因此,胰腺癌手术复杂程度相当高。如何提升手术安全性?沈柏用将传统的肠道与胰管间吻合改良为“导管对黏膜全层紧贴式吻合”,该方法也被医学界命名为“沈氏吻合法”。“第一,胰腺残面与空肠最大限度紧贴可以杜绝出血;第二,减少胰腺残面损伤和针眼瘘。”沈柏用介绍,根据随访结果,胰瘘发生率从16%降至2.3%,总体并发症率也由48%降至19.5%。

  近年,沈柏用还大胆引入了国际上最尖端的达芬奇机器人手术,首次提出了“隧道先行,自下而上,两翼外展,由近至远”的手术入路。在全世界都没有临床路径可循的基础上,他的团队开展了超过520台机器人胰腺手术,居中国第一、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其中1/3为胰腺癌手术。首次实施并完成国际上至今最大样本的“机器人辅助保留十二指肠胰头切除术”,得到了国际临床机器人外科协会的高度评价。

  一系列原创性治疗新方法的实施,使得瑞金医院胰腺中心的胰腺癌总体一年生存率从20%提高至78.3%,5年生存率从5%提高至19.8%,为当今世界最高水平。

  让生命得到更多延续

  2017年,对于准妈妈张丽君而言,面临着一场生死抉择。26岁的她,刚刚结婚一年,怀有身孕,还有两个月即将分娩,却被查出了胰腺癌晚期。当她到瑞金医院就诊时,脖子和额头已经有结节性的改变,这是胰腺癌扩散到整个身体的表现。

  家属们一开始无法接受,提出了要千方百计保住大人,但石蜡切片的结果宣判了“死刑”。“面对残酷的现实,我清醒地认识到:我没法救活这个女青年。我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用我掌握的所有医疗技术和治疗手段,在保护孩子安全健康的前提下,延长孕妇的生命,让她可以安全地完成分娩,并尽可能多陪伴孩子一段时间。幸运的是,在病人家属质疑的目光中,我做到了,也实现了一位母亲的夙愿。”沈柏用回忆。

  沈柏用曾经还碰到一名中年男性病人,他拼命工作,胃痛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检查出来是中晚期胰腺癌,已侵犯到血管。他去了很多医院,都被告知除了化疗没有其他办法。沈柏用仔细检查后发现还有机会手术,可以在术中争取把肿瘤从血管中剥离出来。

  手术进行了3个多小时,沈柏用“无功而返”,但他在术中取到了肿瘤标本,并进行了基因测序,找到了突变的位点。他认为,有一个之前从未尝试过的化疗法可能会有帮助。

  于是,沈柏用和患者进行了充分沟通,告知了自己的治疗思路:通过化疗让肿瘤变小,再手术切除。在这之前,他首先要做的是说服自己,再开一次刀对医生来说风险太大了,如果还是拿不掉肿瘤,如果患者在手术台上死亡……

  在和患者多次沟通后,患者决定也冒一次险,再上手术台。在沈柏用的精心治疗下,患者从原本只有6个月的生命,延长到了3年。

  沈柏用说:“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的使命就是让更多患者有质量地生存更长时间。”

  用科学造福万千家庭

  每天坚持查看病例,每年250~300台手术,这是沈柏用高强度的工作量,不过他认为自己做得还远远不够。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年做300台手术,10年也就是3000台,“如果我只是一个开刀匠,那我对医学的贡献就只有这3000个人、3000个家庭。”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我更想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做‘大科学’。”沈柏用说,所谓“大科学”,就是在诊疗过程中,依托全院医疗人才优势开展临床医学研究,把对疾病的认识和创新的诊疗手段变成公认的规范,总结出科学的经验和方案推广,帮助千千万万个病人。

  为此,他带领团队首次报道了胰腺实性假乳头状瘤蛋白标识物,证实H2AK119单泛素化水平及H3K27三甲基化水平与胰腺癌转移及患者预后密切相关;首次报道了转录抑制因子Snail、miR—329、lncRNA NORAD、核磷蛋白NPM1等在胰腺癌生长及转移中的作用及机制;首次提出了PGAM1抑制剂在胰腺癌中的临床治疗作用;首次在胰腺癌中发现了蜂毒素的治疗靶标及疗效。

  迄今,沈柏用和他的课题组已累计完成3910例胰腺癌外科综合治疗,2189例长期随访患者中,5年生存及以上者452例,总5年生存率13.8%,根治术5年生存率19.5%。与国际分期法比较,各期胰腺癌的5年生存率分别为:I期27.1%,II期17.9%,III期7.9%,IV期2.2%。与国内外同类研究相比较,整体疗效居国际最高水平。

  “我们希望,通过明确胰腺癌发生发展的机制,以及挖掘出的多个胰腺癌治疗的潜在靶点,让这些成果及规范通过更多途径和方式向全国推广,有效提高全国各医疗机构的胰腺癌综合诊治水平。”沈柏用说。

  围绕“大科学”,沈柏用还有一个更大的设想。在瑞金医院,他正着力打造一个以疾病为核心的诊疗中心,将消化科、病理科等全部集纳进中心,无论放疗化疗还是手术治疗,病患进入一个大楼就能全部完成。

  在沈柏用看来,真正想做的事任何时候都不晚。从事医学应该耐得住寂寞,不断在艰难中寻找快乐,在快乐中提升自我。采访中,他寄语武进的医学同行,坚定信心、锁定目标,以更加国际化的视野加强临床创新研究,更好地造福患者。

沈柏用:生命奇迹追梦人

责编: 蒋彩婷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