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聚焦 >> 正文
觉农小学旧址:燃起武南农民运动星星之火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记者 马叶星 日期:2019-08-23  报料热线:86598222

  武进新闻网讯( 记者 马叶星)觉农小学创办于1927年。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武进县委以此为基点,领导了天宁寺佃户的抗租斗争,在苏南农运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1988年11月,觉农小学被列为武进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武进市委、市政府在觉农小学竖起“天宁寺佃户抗租斗争基点”纪念碑,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红色故事

  今年82岁的花志欣精神依然矍铄,谈起曾经工作过的觉农小学,滔滔不绝。在他的人生职场中,有30年都奉献给了这所有着红色革命意义的学校。“这里就是武南农民运动发源地。”他铿锵有力地说。

  来自底层农民的呐喊

  谈起这段红色记忆,花志欣印象特别深刻。上世纪60年代,还是觉农小学青年教师的他,偶然从群众口中得知学校曾有位叫陆挺一的革命教师。“听到这个名字,我的第一反应是会不会是时任中宣部部长陆定一?”通过进一步询问了解,花志欣了解到,陆挺一、陆定一都是江苏无锡人,如果是同一人,对于觉农小学发展意义重大。花志欣第一时间向校长报告,学校直接致信中央询问此事。数月后,收到“陆定一同志未在江苏工作过”的答复。花志欣心里飘过一丝遗憾,但一场关于觉农小学校史的研究欣然展开。

  觉农觉农,取自农民觉醒之意,传递出了来自底层农民的呐喊。1927年,随着大革命的失败,在关系党和革命事业前途和命运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政治局于当年8月7日在汉口召开了党史上具有标志意义的“八七会议”,并提出了开展土地革命的方针。“打土豪、分田地”逐步在各地展开。

  此时,千里之外的武进南夏墅都家桥一带正经历着来自天宁寺的盘剥。当时,天宁寺以放干租、高利贷、压价购田、冒收浮租等狠毒手段剥削佃户,在武进东南地区的从政、延政、升西、升东等6乡有佃户700多户,他们租种寺田3000多亩,每年要交租100多万斤。收租时,很多和尚到佃户家敲瓮击缸,连种子都拿走,佃户们恨之入骨,称其为 “瓮头和尚”。

  斗争一触即发,谁来发动底层农民一起抗争?南夏墅都家桥人张云鹤是一名中共地下工作者,长期在教育界和国民党军队工作,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愤而离开国民革命军回到家乡。当时,县委指示张云鹤创办了觉农小学,由他任校长,县委书记顾修任教务主任。1927年8月至1928年春,县委先后成立前黄公学、谭庄小学、觉农小学三个党支部和中共东南区委,发展抗租积极分子入党,并以此为指挥基点,领导了常州历史上著名的天宁寺佃户抗租斗争。

  这里也会成为“海陆丰”

  1927年10月12日,在共产党员陆景烨、何寒莺的帮助下,佃户徐秀文、徐永昌等5人向武进当局呈文控告天宁寺“冒粮收租,压迫农民”的罪行,要求清算浮租,并按南京当局颁布的《惩办土豪劣绅条例》,惩办天宁寺首恶分子。

  此呈状及《天宁寺佃户泣告全县父老书》在国民党武进县党部机关报《武进中山日报》公开发表后,控告虽未获准,但赢得了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当年冬租大部分未缴。

  1928年8月初,县委在觉农小学附近的猛将庙召开佃农大会,鼓励佃农们团结起来斗争。200多名佃农群情激昂,纷纷表示要参加抗租斗争。

  11月6日,天宁寺派钦峰和尚带100人,到都家桥强行收租。县委指示张云鹤代表佃户与和尚谈判,提出清算浮租、控制最高租额、减少利息等五项条件。面对压力,钦峰只得立下笔据:“佃户农民提出的条件是合理的,今回寺里与住持商量后再作答复,所提条件未解决前,天宁寺决不下乡收租。”

  可当月中旬,钦峰又带人至塘洋桥强行收租。佃农们怒火中烧,鸣锣集合,包围收租船,怒斥钦峰言而无信,扬言要烧船,钦峰吓得急忙逃走。武进地方当局支持天宁寺,11月19日在觉农小学抓走了中共武进县委农运部长蒋何畏。县委发动700名佃户进城示威请愿,在县府门前高呼:“打倒贪官污吏”“立即释放教师蒋何畏”等口号,迫使县府当局释放了蒋何畏等人。

  随着东南乡抗租斗争的发展,党的组织也逐步扩大,到1929年春,已建有7个支部,党员60多人。9月12日,中共江苏省委发出《江苏省委致常州县委信》,认为天宁寺东南乡佃户抗租斗争可以成为沪宁路上农民斗争的中心力量,可影响到其他县份农民的斗争,并派省农委书记陈云在武进指导秋收斗争。陈云在了解东南乡秋收抗租斗争情况后,专门召开县委、区委领导和支部书记联席会议,肯定了天宁寺佃户抗租斗争大有可为,认为只要加强领导,这里也会成为江苏的“海陆丰”(中共在土地革命时期创立的著名革命根据地),并对抗租斗争和今后工作作了指示。

  苏南农运史上一座丰碑

  抗租斗争短暂胜利后,又迎来了反扑。1929年10月9日,已升任天宁寺都监的钦峰,拿着国民党武进当局单方面制定的仲裁办法,带人前往太平乡官庄收租,船泊殷墅桥。蒋何畏领导升西、从政、太平三乡佃农积极分子约500多人,怒砸收租船,并痛打收租和尚。斗争中,佃农们还当众撕毁了仲裁办法和县政府、县党部要从严处办的联合布告。钦峰吓得叩头求饶,再次立下永不来乡收租的笔据。

  次日,武进反动当局先后逮捕县委委员、谭庄党支部书记徐祖英等3人。14日中午,蒋何畏、徐炳全在鸣凰镇集中了300多名请愿农民,拿着写有“农民解放”“清算天宁寺浮收田租”“释放被捕农民”等口号的小纸旗,浩浩荡荡,直奔县城。沿途加入游行队伍的佃农和声援市民1000多人把县政府围得水泄不通,县长朱葆儒吓得躲进内室,派第一科科长王兰胜出面,哄骗农民代表进去谈判,但请愿队伍坚持要县长出来答复请愿条件。僵持之下,蒋何畏、徐炳全率领佃农拥进大门,直入大堂,反动当局下令警察开枪,当场打死13岁佃农胡永春,打伤多人。蒋何畏等8人被捕,隐蔽在群众中指挥斗争的县委书记顾志鹤也被殴伤,示威群众被迫连夜回乡。16日,反动军警又逮捕了中共前黄公学支部书记陈枕白,教员傅一星、胡观榆、宗友琴及中共觉农小学支部书记周华。1930年,中共东南区委书记徐炳全号召佃户坚持不释放被捕人员决不缴租的要求,再次集体抗租,反动当局不得不释放被捕人员。

  中共武进县委领导的天宁寺佃户的抗租斗争,在国民党统治的中心地区持续近3年,成为全国秋收起义的组成部分,既打击了封建反动势力,又扩大了共产党的影响,在武南农运史上是不多见的。

  1996年3月,“天宁寺佃户抗租斗争基点”纪念碑挂牌仪式在觉农小学举行。自此,学校正式成为武进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觉农小学已经并入南夏墅中心小学,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代表农民阶级觉醒的抗租斗争纪念碑也被收进桐庄村。作为党史上一段珍贵的记录,觉农小学将永久载入史册。

  红色感悟

  臧昊楠

  武进区实验小学五(6)班学生、武报小记者

  今天,我知道了觉农小学的前世今生,了解到了天宁寺的佃户在国民党执政时期处于水深火热当中,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他们以觉农小学为指挥基点,进行了顽强的抗租运动。虽然斗争一再受挫,但并未停息,成为全国秋收起义的组成部分。

  这个红色故事,让我更清晰地知道,中国共产党始终把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急人民所急,想人民所想,不断地为人民做实事,为人民谋福利。

  在现在的幸福生活中,作为小学生,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读书,不安心读书呢?我决心更加努力地学习,以优异的成绩回报我的祖国!

觉农小学旧址:燃起武南农民运动星星之火

责编: zhuangenhui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