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聚焦 >> 正文
朱真:宁死不屈的“江南赵一曼”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记者 俞兢 日期:2019-06-28  报料热线:86598222

  武进新闻网讯(记者 俞兢)红色档案 朱真(1918—1941),女,原名朱兰芳,武进县(今常州市区)卜弋桥人。1936年,在常州尚德女子职业学校学习,受到新思想的启蒙。1937年11月底,日军侵占武进,学校停办。她耳闻目睹日军暴行,积极寻找抗日救国的道路。1939年秋,入新四军扬中抗日训练班学习,加入中国共产党。学习结束后,被派往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工作。1940年,随中共太滆工委书记陈立平等到武南开辟抗日游击根据地。1941年春任中共武南县委妇女部长。6月5日,在礼嘉桥附近遭伪武进县密探队盛计然部包围袭击,不幸被捕。6月8日晚在王家村(今属礼嘉镇建东村)被敌人杀害,年仅23岁。

  红色故事

  提起烈士朱真,89岁的张祥林仍然记忆犹新。他翻出自己珍藏的《史志资料——纪念武进解放三十五周年·革命烈士资料专辑》,纸张已经泛黄,但依然平整如新。里面记载的朱真事迹,就是由张祥林编写的。

  1981年,张祥林进入武进县党史办工作。抢救红色记忆时不我待,捍卫红色记忆刻不容缓。1984年,张祥林和同事们开始了武进革命烈士的寻访工作。“那时候我是武南组组长,主要搜集武进南部地区烈士的资料,朱真当时就是在武南地区开展抗日游击工作的。”张祥林对那段寻访历程记忆犹新。“她是女中豪杰!”这是张祥林在寻访过程中,听到的频率最高的一句话。虽然他没有见过朱真本人,但那个宁死不屈、视死如归的女英雄形象已经浮现在眼前。

  苦难童年磨砺不屈性格

  朱真1918年出生于武进县卜弋桥的一户米商家。兄妹5人,她排行老幺,出生仅1个月,母亲就病故了。1928年底,年仅10岁的朱真被后母送给陈家当童养媳,从此跌入了苦难的深渊。每天起早摸黑地干繁重的家务和农活,有时候还要遭受婆婆的毒打。

  朱真在陈家的遭遇,引起了乡邻们的不平。后母迫于舆论压力,与陈家交涉,让朱真在1930年重新跨进了校门。1936年夏,她考进了常州尚德女子职业学校。

  在校期间,朱真学唱进步歌曲,听革命故事,并经常和同学一起参加爱国宣传。有着童养媳辛酸经历的朱真在新思潮的启蒙下,向往着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男女平等的美好生活,一颗反抗黑暗生活的幼芽在她的心中萌生了。

  不久,抗日战争爆发,武进沦陷,学校停办,朱真被迫回家。在逃难中,她目睹了日寇烧杀淫掠的罪行,进一步激发了爱国热情。她毅然冲破封建婚姻的束缚,离家出走。

  1939年秋,朱真经人介绍参加新四军扬中抗日训练班,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党的教育下,朱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仰,立志要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党和人民,为抗日救亡英勇战斗。学习结束后,朱真被派到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工作。

  团结群众播撒红色种子

  1940年春,朱真任战地服务团民运干部,随中共太滆工委书记陈立平到太滆地区开辟抗日游击根据地。在县委领导下,通过举办妇女识字班、民众识字班和“自省戒赌会”等形式宣传抗日,发动群众,发展党组织,先后在毛家桥西仪庄、胜东乡夏家塘、大成乡、前黄大漕村、礼嘉桥大塘里、走马塘湾头村等地发展了一批党员,建立了较早的一批党支部。她担任“八乡镇联防自卫团”政治指导员期间,与士兵同甘共苦,关心他们的思想和生活,赢得了士兵们的尊敬。

  1940年9月,太滆中心县委成立,朱真任县委候补委员、民运部长。她善于联系群众,每到一处,总是一面做革命工作,一面帮助群众干农活、做家务,在群众中扎下了根。

  在武南坚持斗争的日子里,朱真衣着朴素,生活艰苦,形势严峻时一夜移驻几处,白天照常工作,充满了乐观主义精神。

  1941年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地方武装打着“曲线救国”的旗号,纷纷投敌伪化,武南抗日形势发生急剧变化。武南地方武装头领之一盛计然公开投敌,强征暴敛,残害百姓,杀害了一批共产党员、爱国志士。朱真领导群众抗缴钱粮的斗争,给盛计然以沉重打击,盛计然把朱真视作眼中钉,下令限期捕获朱真。

  从容赴死血染武南大地

  1941年6月5日,朱真跟随新四军独立二团二营,从西仪庄转移到距礼嘉桥西北3里的大塘里村宿营,遭到盛计然匪部包围袭击,朱真不幸被捕。即使在关押时期,善于做群众工作的朱真仍然利用一切机会,对看押她的士兵讲述抗日救国的道理,利用被审讯的机会痛斥卖国贼的滔天罪行。

  朱真被捕后的第3天,盛计然部队把她押到章家桥外,妄图用假枪毙逼她投降,但朱真从容自若,使得敌人一无所获。

  6月8日晚上,朱真被押至王家村南荒草丛生的土墩上。一路上,她唱起了《国际歌》《义勇军进行曲》……洪亮的歌声打破了夜空的沉寂,周围的百姓纷纷出门,含着泪默默地为朱真送行。

  敌人让她跪下,朱真质问道:“我没有罪,为什么要跪?你们可以杀害我,但要我跪,办不到!”她昂首挺胸,迎风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抗战胜利万岁!”又唱起了雄壮的《国际歌》,正面迎着敌人的枪弹就义了,年仅23岁。朱真牺牲的噩耗传到武南一带,乡亲们无不伤心落泪。

  1943年1月,武南县抗日民主政府副县长陈成为朱真立了墓碑,并在碑石上题了诗:

  拯民救国竟罹凶,慷慨成仁贼垒中。

  漫说男儿多大志,谁言女子不豪雄。

  青山此日埋忠骨,彤史他年尚义气。

  煮豆燃萁同一哭,河山半染血花红。

  解放后,武进县锡剧团还以朱真的英雄事迹编成《江南赵一曼》一剧,在常武地区演出。

  红色感悟

  邱宇淇

  武进区星韵学校六(9)班学生、武报小记者

  “漫说男儿多大志,谁言女子不豪雄”,那碧血洒中华、丹心留人间的英雄风姿铭刻在我的心中。朱真,这位巾帼豪杰在岁月的长河中,已成了一朵不朽的浪花。

  朱真,童年悲苦而贫穷,但她却以无私的心、悲悯的眼去看待那不和平的世界。23岁的年轻生命,在英勇牺牲中成为永恒的传奇。我们现在平安幸福的生活不正是朱真这样无私奉献的忠义烈士用鲜血换来的吗?作为新时代的小学生,我们更应该鉴往知来,铭记忠烈们的事迹,学好基础知识,将来以自己的力量描绘祖国美丽的蓝图。

朱真:宁死不屈的“江南赵一曼”

责编: zhuangenhui

相关新闻: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