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聚焦 >> 正文
愿随化雨之春泽,未许云间一片心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8-12-25  报料热线:86598222

QQ截图20181225102012.jpg

  口述人:

  岳茂兴,74岁,中共党员,武进人民医院急救医学特聘教授、主任医师,中国狭窄空间医学与载人航天航天员医疗救护保障项目奠基人,国内著名特种医学、卫生应急、疑难危重病救治与普通外科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及军队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岗位津贴。发表学术论文473篇、SCI论文8篇。主编出版著作20部,获科技进步奖和新技术引进奖62项,获美国、欧盟、国家授权发明专利6件。

  岳茂兴说:医学是不断进步的,作为医生,就要不断学习、不断创新,才能攻克疑难杂症,变不可能为可能,造福更多的患者。

  效力祖国航天事业

  我是武进县南宅乡(今属武进区雪堰镇)人,1963年从前黄高中毕业后,考入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自此开始了躬耕杏林、悬壶济世的一生。1968年,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至北京国防科工委总部工作,后又进入北京协和医院外科,留学美国纽约州立大学3年,获得美国医学博士。

  回国后,我历任514医院外科主任、解放军306医院普外科主任、总装备部腹部外科中心主任、特种病科主任、特种医学中心主任、载人航天紧急救护专家组组长、“神五”飞船主着陆场区医疗救护队队长等职,也曾担任上海同济大学兼职教授、第四军医大学兼职教授、南京大学康达学院兼职教授、解放军北京医学专科学校兼职教授、北京首都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系学术委员会委员、美国New Frontiers U.S.A Corp 客座教授、德国柏林教学医院客座教授、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特聘教授等,可以说一直奋战在治病救人一线。

  一路走来,我创造了临床救治突发性群体性有毒气体中毒2016例入院治疗无死亡纪录;大胆应用新疗法、新技术,救治国内外创伤凝血病、脓毒症、濒死患者、严重中毒、渐冻人等数千名病患;多次到全国各大医院会诊及抢救疑难重症患者;首创流动便携式ICU急救车、信息化网络化整体化现场救治新模式,独创丰诺安联用大剂量B6新疗法;在国内外首先建立创伤凝血病的大鼠模型,为狭窄空间医学与载人航天航天员医疗救护保障项目打下扎实地基……

  为了实现祖国的载人航天梦,我们足足准备了4年。顶风冒雪战斗在草原深处,获取了模拟人发生假想意外时的第一手资料;建成机载、车载两个医疗救护平台,首创把大医院里的ICU移到野外;12种急救用药、11个急救手术包、1架特种救护直升机随时备用……

  2003年10月15日,我与团队成员焦急地等待着首艘载人飞船“神舟五号”返回地面。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时刻,16日6时23分,“神舟五号”载人飞船成功降落在内蒙古四子王旗主着陆场,我国首位航天员杨利伟神态自若地走出返回舱。医疗救护平台在20秒内到达返回舱,我们立即对杨利伟进行简单检查,随即护送他登上医疗救护直升机,直飞北京。一路上,我和其他特种救护人员全程跟随,对杨利伟进行医疗监护。经后续全面体检,16日晚,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向世界宣布:中国首位飞上太空的航天员杨利伟各项生理指标完全正常!

  此后,我又圆满完成了“神舟六号”“神舟七号”航天员医疗保障与救护任务,并主持创建总装备部腹部外科中心和特种医学中心,先后荣立全军集体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个人三等功4次,并获“中国航天基金奖”。

  重写中国急救模式

  早在1982年,我就组建了全军第一个外科ICU病房及流动便携式ICU急救车。1987年,我出版了我国第一部ICU专著《危重病急救与监测》、第一本《反化学恐怖医疗手册》。后来,又主持完成了国家科技部973重大项目分课题《脓毒症病人遗传易感性研究》。我还创办了《中华卫生应急电子杂志》,成立了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协同创新研究中心……

  在狭窄空间事故致伤基础研究与临床救治领域,我确实有一定的话语权。我曾27次率领专家组执行重大突发事件紧急一线救治,参加重大特发事件临床一线救治、科研调研、特种武器致伤救治研究,抢救爆炸复合伤及混合气体中毒伤员的经历,更是数不胜数。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我逐步摸索出一套对突发事件进行组织指挥及直接参加实际一线救治——进行手术治疗——针对难题的模式,可以说是改写了我国的急救模式。

  2006年,我面临退休,归根还乡的想法日渐明晰。我选择回到家乡,成为武进人民医院特聘急救医学专家,继续在医学科研与临床救治方面发挥专长。急救事业,作为我一直以来致力探索、实践、创新的领域,也在继续发扬光大。

  有两例急救医案,至今记忆犹新。

  2006年12月,武进雪堰镇的苗伍大,因十二指肠溃疡大出血,出现肺水肿症状,肺、肾、脑、胃肠道功能衰竭,在无锡大医院抢救后病情依旧恶化,后请我前去抢救。我立刻赶到患者家中,仔细检查后采用了自主发明的MOF肺水肿13步救治法专用处方治疗。经过两天两夜的救治,患者苏醒过来,后又加用我获国家发明专利的中药“解毒固本汤”调理治疗,患者彻底恢复了健康。

  2015年,横林一化工厂内,62岁的陈老伯不小心跌入氰化钠池中,被火速送往武进人民医院急诊科抢救。但凡氰化物中毒,90%以上都抢救不过来,但我不愿放弃。我为陈老伯使用了大剂量维生素B6联用20AA复方氨基酸新办法及配合中药柴黄参祛毒固本汤,迅速恢复人体各种酶的代谢功能,使陈老伯的代谢逐渐恢复正常。经过26天的紧张抢救,陈老伯康复出院。

  作为一名创伤急救方面的专家,面对的病人大都十分凶险,有的时候连家属都会选择放弃治疗。作为医生,我们的本职工作就是祛除病痛、拯救生命。每一次,我都使上浑身解数,发动团队尽力施救。多少次把危重病人从死亡边缘拉回,看到患者脱离危险、看到家属的感激眼神,再多的辛苦和压力都是值得的。

  “解冻”绝症中的绝症

  近年来,我将科研和临床医治的方向投向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五大绝症之一的“渐冻人症”(也称运动神经元病、MND)。2014年兴起的“冰桶挑战”,提高了社会对“渐冻人”的关注和了解,但对于如何治疗,医学领域暂无特效方法。

  对此,我研究探索中西医结合的办法,发明了一种用于治疗运动神经元损伤疾病的新疗法,采用“从肌体酶代谢恢复、促进损伤神经细胞修复”的新疗法治疗患者。针对患者的不同病情、损伤程度、基础疾病等,我带领团队研制出“解冻一号”至“解冻六号”,还有中药“滋痿膏”和“滋痿丸”。从2015年至2018年,团队已治疗渐冻症患者746例,患者病情进展速度均有所减缓。

  “渐冻人”老杨的夫人曾在感谢信中这样说道:“使用了岳教授的治疗方案后,老杨的状况总体向好,僵硬的脖子转动灵活了;眼皮不像住院前浮肿了,且看书无重影了;呼吸较以前顺畅了,呛咳少了......”新疗法加上无微不至的关怀与鼓励,不仅让老杨的身体得到各方缓解,更让他对自己的疾病有了对抗的信心与勇气。

  我们研发的“运动神经元病的药物组合物及其新疗法”已经申报欧盟、美国以及国家发明专利,这一新疗法也引起了国内外专家的广泛关注,美国、瑞士等国家的医学专家纷纷伸出了橄榄枝,希望共同研究“渐冻人”的治疗方法及基础原理。

  今年,我已经74岁,仍以老朽之躯奋战在医疗一线。回首我的人生,无论是南太平洋上的大风浪中进行外科手术,还是头戴安全帽在坍塌事故现场指挥救援,抑或是在病房中握住一双双求生之手,我的初心从未改变,那就是尽我和团队所能,能多救一个人就多救一个人,能帮病患改善多少生存质量就改善多少,如此,方能对得起乡亲故旧的信任,当得起一句“亲友如相问,冰心在玉壶”。

愿随化雨之春泽,未许云间一片心

责编: wanyifeng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