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聚焦 >> 正文
悬壶济世复光明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8-09-14 15:26:43  报料热线:86598222

  

13.jpg

  武进新闻网讯( 记者 何克来)口述人:

  时瑞良,1944年生,眼科专家,曾任坂上眼科医院院长。获评全国救灾防病先进个人、江苏省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江苏省残疾人康复工作先进工作者、常州市十佳白衣战士、武进市有突出贡献的科技人员、劳动模范、优秀专业技术工作者等荣誉,29次获县级以上表彰。中共武进县第六、第七、第八次代表大会代表,政协武进市第十、第十一届委员。

  回首半生行医路,我从一个田埂上的赤脚医生成长为现代化眼科医院的院长,见证了本地医院眼科的发展。为患者祛除病痛,给世界带来光明,我的初心从未变过。

  机缘巧合踏上行医路

  苦心孤诣入了眼科门

  1944年,我出生在坂上乡的一个农民家庭,上高中时因病休学,我试着自学中医针灸,自诊自治。后来,我尝试为乡亲们针灸,受到了好评,渐渐地,附近村民都来找我针灸,也算小有名气。

  上世纪60年代,我赴镇江地区,在社会主义教育工作队任副队长。1966年10月,我回到坂上乡正光大队任大队长,兼任大队赤脚医生。1973年3月,我正式跨进乡卫生院大门,因医学基础薄弱,于同年10月到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进修学习。

  刚到一院的时候,我在皮肤科进修,该科室紧邻眼耳鼻喉科,我经常会去帮忙。那时候,每每目睹眼耳鼻喉科王洪坤医生的独门绝技——“金针拨障术”,别提有多羡慕了。他用一根针就能治愈白内障患者,让患者重见光明,这太神奇了。于是,我向院里申请调到眼耳鼻喉科学习,自此和眼科结下了不解之缘。

  很快,在指导医生的帮助下,我能主刀眼科、五官科的手术了。除此之外,我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去其他科室观摩学习,内科、外科、儿科、针灸科、骨伤科、急诊科,我都学习过。

  进修9个月,我又回到坂上乡卫生院,上午看门诊,下午做手术,忙得团团转。当时卫生院不分科室,不管鼻炎、扁桃炎,还是外科阑尾炎,我都得治,乡亲们管我叫“一专多能”。

  二赴金陵程门立雪

  进修路上医术飞跃

  1975年,组织上任命我为坂上乡卫生院副院长,虽说走上管理岗位,但我并未放松在医术上的追求。对于全院的医疗技术水平提升,我也是重任在肩。

  如何突破瓶颈,实现飞跃?我的选择是:去进修,带回先进技术。当时,南京鼓楼医院在业内可谓是行业标杆,尤其是率先开展的白内障冷冻囊内摘除术十分先进。不过,该院技术实力强,准入门槛高,最起码也得是市级医院眼科临床工作8年以上的住院医师才会接受进修申请。

  我坐车赶到南京鼓楼医院,向眼科博士、时任鼓楼医院眼科主任马赛芬表达了自己想提高医术、为乡亲治疗白内障的心愿,多次恳求之后,马主任破例接收了我。当时,在鼓楼医院工作的眼科医生多是大学本科毕业生,而我只是一个乡下医院来的赤脚医生,理论基础很薄弱。所以进修刚开始,指导老师只让我抄方子、整理材料,但我并不气馁,踏实做好自己的工作,在指导老师做手术时默默观察他的手法,回到宿舍不断模拟练习。一段时间之后,出现了转机,医院来了一位患原田氏病的病人,需要进行腰穿刺取脑脊液化验。鼓楼医院眼科3名医生做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旁观的我果断提出一试,结果用1分多钟就成功了。从那以后,指导老师让我上手术台做助手。第一次上手术台,我就顺利地完成了白内障冷冻囊内摘除术,这让其他眼科医生很吃惊。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已经一个人默默模拟了几个月。

  进修结束,我回到坂上,马上开始应用学到的新技术。1980年,我做了90多例白内障冷冻囊内摘除术。坂上周边的病人听说了,都来找我开刀,他们不用赶到市里的大医院去看眼睛了。

  1986年,南京鼓楼医院的眼科技术又升级了,从囊内摘除术升级为囊外摘除术,我再一次踏上了进修之路。临近进修结束,恰逢鼓楼医院眼科淘汰一批器材,有裂隙灯、冷冻器、眼底镜等,他们把这些器材全部送给了我。这些对于我们坂上乡卫生院来说,可都是宝贝。

  乡镇上崛起现代眼科,三十载风雨科技兴院

  1982年,我被任命为坂上乡卫生院院长,1986年起兼卫生院党支部书记。1993年3月,武进县卫生局批准成立武进县坂上眼科医院,我担任院长一职。

  地处乡镇的眼科特色医院该如何发展?向什么方向发展?这个议题时时萦绕在我的脑中。此时,中国天津医科大学博导袁佳琴教授到坂上医院考察,最终确定我院成为天津培训中心武进分中心,也是全国唯一一个分中心。

  发展方向明确了,医院硬件设施不能落后。经上级同意,坂上眼科医院开启易地新建工程。建成后的新坂上眼科医院,将具备与城里的二级甲等、三级甲等医院眼科竞争的实力。先期投入800万元,后续投资未能跟上,我千方百计集资100多万元,购置眼科新设备,包括美国最先进的白内障超声乳化系统、日本进口的手术显微镜和多种先进的检查设备。

  30多年过去了,坂上眼科医院坚持解放思想,加强科学管理,立足科学兴院,大力培养人才,走出了一条特色发展之路。1988年,坂上医院只有我一个人从事眼科治疗,现在,眼科已有8名医生、2名护士,而且重点大学毕业生比重增大,具有副主任医师或主治医师职称的眼科专业技术人才逐年增加。

  我院自开设眼科以后,已能开展超声乳化白内障人工晶体手术、青光眼内外滤过手术、视网膜脱离复位手术、球内异物取出术以及各种泪道手术、眼部整形手术等,总计为30多万眼科病人进行诊治,眼科手术1万余例。据江苏省、常州市残联统计结果,从1999年起,坂上眼科医院每年做白内障复明手术500例左右,在常州市及辖区医院中名列首位,手术质量高,人工晶体植入率达98%,脱盲率达96%,脱残率达83%。

  疑难杂症刻苦攻坚,妙手回春送来光明

  治病救人,悬壶济世,是一个医生的梦想。作为院长也是医生,能够帮助病患解除痛苦、改善生活质量,是我这辈子最愿意做的事情。

  为视网膜脱离患者手术是眼科手术的难点,某种程度上是衡量眼科综合水平的标志。为做好这类手术,我翻阅了能找到的所有资料,发现选用冷凝、放液、环扎、加压的手术方法成功率较高,但2例手术都失败了。之后,我独自摸索,改进手术方法,成功率有了提高,信心也越来越足。1988年至今,我一共开展了近300例视网膜脱离手术。退休后,我唯一的爱好仍是钻研医术,2005年做了9例视网膜脱离手术,成功率高达100%。

  1994年7月,我作为全国唯一被卫生部外事司邀请的乡镇医院眼科医生,参加奥比斯DC—10型眼科飞机首航暨DC—8型退役原机赠送仪式开幕典礼;两年后的9月,我再次被邀请参加世界白内障医师第一届国际会议和同年的第三届国际眼外伤学术会议;2001年11月,我应美国眼科学会执行副主席霍斯金斯博士邀请,参加了全美眼科年会……

  1993年—2003年,我撰写眼科科技论文22篇,先后在《中国实用眼科》、《临床眼科》、《眼科新进展》、《亚洲医药》等杂志发表,在国际性会议上展示或发言的有4篇,入选全国性会议的有12篇。

  从泥泞的田埂到迈出国门,我在行医路上永远不会止步。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希望以一己之力,带动医院、行业发展,从而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患者,让这个世界充满光明。

悬壶济世复光明

责编: zhuangenhui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