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聚焦 >> 正文
那一年,我们的高考记忆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俞兢 张莉 日期:2018-06-07 08:54:39  报料热线:86598222

QQ截图20180607091040.jpg

  作为中国最重要的考试之一,高考镌刻着国家发展、时代变迁的印记,也记录了那些年关于青春、汗水、理想的故事。2018年高考已经拉开大幕,第一批“00后”走进考场,而当年的你我,都在这场大考中改变了人生轨迹……

  高考结束后,我就赶回家帮母亲干农活了

  讲述人:沈友民 参加高考时间:1959年

  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所以打小就特别受宠,父母亲和3个姐姐总是把最好的给我,在读书这件事上也是如此。为了攒钱给我读高中,姐姐们读书的时间都不长,所以,我是铆足了劲在读书。

  初中、高中我都就读于常州市一中,上下学全靠走路,从寨桥街上的家出发,到学校一般要走3个半小时。我的孙子今年参加高考,我对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要紧张,高考就是做一次题目而已。”这话倒也不是完全在宽慰他,事实上,当年我对高考就是这样的心态。

  高三的时候,我是学校的团委副书记,经常帮同学补课。那时的我对高考压根就不紧张,我觉得平时基本功扎实了,考试自然就不会差到哪去。我很幸运,获得了保送北京外国语学院的资格,不过还是需要参加高考的。

  当年我参加高考的时候,父母亲都没多问一句。父亲是个木匠,忙着在外面干活;母亲就是一位农村妇女,对于高考几乎没有什么认知。高考结束后,我就急忙赶回家,帮母亲到田里干农活了。

  一个多月后,我拿到了录取通知书。1959年9月,我第一次坐上火车,到了北京。一年后,我转入清华大学就读。

  恢复高考,心中燃起大学梦

  讲述人:高玉兰 参加高考时间:1977年

  我从小在吉林蛟河煤矿长大,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击碎了我的大学梦。1974年,我高中一毕业就被下放到农村,直到1977年10月才收到恢复高考的通知。

  我既兴奋又着急。兴奋的是可以凭本事上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着急的是学业已经荒废了多年,再拾起来不知要花多少功夫。考还是不考?不考怕将来后悔,考则顾虑重重。后来,还是我妈采用了“激将法”——“你就是没这个志气!”为了争这口气,我就去报了名。

  考试是当年的11月份,科目有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史地一张卷),准备时间只有20多天,我回家翻出了以前的中学课本抓紧复习。每天复习到凌晨一两点,困了就跑出去端盆雪回来搓搓眼睛和脸。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光是抄写整理的复习资料就有十几万字。

  走进考场那一天,我看到考生的年龄参差不齐,从十七八岁到三十几岁都有。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位女考生居然带着婆婆和一个四五个月大的孩子来陪考。至今我还记得语文作文题目是《金色的十月》,我认真回忆粉碎“四人帮”时的情景和心情,比较顺利地完成了考卷,自认为选材准确,又紧扣主题。

  1978年1月,我收到了吉林蛟河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毕业后,我在老家任教了两年,后调来武进从教。

  参加高考,我至今觉得庆幸

  讲述人:何建华 参加高考时间:1988年

  1988年夏天的那场高温,是常州有史以来屈指可数的高温天气之一。直到现在,我对于高考考场里3块用来降温的大冰块还记忆犹新。

  当年大学还没有扩招,比例基本是7个人中录取一个,所以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毕竟,考上大学在那个年代不仅意味着可以“吃上国粮”,还是改变自身命运的重要途径。一个学生考上大学,才觉得自己有前途,甚至家庭也会变得荣光;考不上,可能一辈子就在农村务农了。也就是在那种氛围之下,我将高考看得格外重。

  考前的彻夜复习几乎成了家常便饭,我印象特别深的是背政治。走到哪,背到哪,背到后来基本能知道哪一句话在哪一页。其实现在想想,当时复习得还是蛮充分的,但从高三下学期开始,一直到拿到录取通知书,焦虑压根就没有离开过我。高考的隔夜,我急得大哭了一场。三天高考结束后走出考场,我又哭了。即使接到了通知书,我心里还是很忐忑,回家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遍公章。

  我的高考记忆,实在不怎么美好。但是我很庆幸,我的人生有这么一段经历。高考为我的人生打开了另一扇门,开启了通往实现人生价值的阶梯。

  我是第一批享受考场空调福利的考生

  讲述人:俞婷 参加高考时间:1998年

  我参加高考时候,填写志愿是安排在考试前的。我还记得,当年5月底,学校特地放了一天假,让大家回家和家里人商量着填报志愿。志愿表里一共要填写三个批次的本科和一个批次的专科学校,我本科第一批第一志愿填的是苏州大学。

  我们那年的高考没能躲过“黑色七月”,7、8、9日,正值夏季酷热的顶点。幸运的是,我们成为了第一批享受考场空调福利的考生。一走进考场,凉爽的风扑面而来,幸福感油然而生。

  我被安排在田家炳中学考点,一共要考5门课,语文、数学、英语、历史、政治,每门卷面总分是150分,一共750分。虽然也算是人生大事,但我的父母远远没有现在的家长这么重视,我是跟几个要好的同学结伴骑着自行车去考场的。直到最后一门考完,我走出考场时才看到了父亲的身影。他的自行车篓子里放着一瓶冰镇的雪碧,父亲看见我走出来,立马将雪碧塞到了我手里。至于考得怎么样,他什么都没问。

  后来,母亲告诉我,高考的最后一天,她站在窗口迎接我时,看见我远远地笑着向她招手,就知道女儿不会考得太差。果不其然,我的分数超过一本线20多分,被苏州大学新闻系录取了。

  高考就是“成人礼”,让我走向成熟

  讲述人:王达飞 参加高考时间:2008年、2009年

  我从小就有一个当兵梦,为了圆梦,我参加了两次高考。2008年,江苏启动第四次高考改革,语、数、外三门成绩计入高考总分,其他科目变为学业水平测试,这对于严重偏科的我来说很不利。

  当年,我抱着“非军校不上”的念头参加了高考。每一门走进考场前,我就把学习资料扔进考场外的垃圾桶。可能是我盲目自信,高考分数只超过二本分数线10分。我的心情跌入了深渊,高考失利也成为我人生中受到的“第一次打击”。当时,我甚至想过放弃上大学,直接去参军。后来,不甘心的我还是决定复读一年再考。

  复读的日子并不是重新读一年书那么简单,而是加倍的辛苦。但令人遗憾的是,直到第二次高考填志愿时,我才知道复读生不能报考军校。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填报了江苏警官学院。

  一年的拼搏厮杀,迎来了交卷的时刻。第二次高考,我依然每考一门就扔掉一门学习资料,但想法与上次已经完全不同。终于,我以超过当年一本分数线10多分的成绩被江苏警官学院录取。从此,我的学习就开了挂,毕业两年后又考上了中国公安大学研究生,还去了武警特警学院继续深造。

那一年,我们的高考记忆

责编: jiangcaiting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