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今日关注 >> 正文
三位常州女检察官,“补足”禁毒一线的故事
来源:常州网 作者: 日期:2019-07-06  报料热线:86598222

  刚刚收官不久的电视剧《破冰行动》,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微博热搜占有一席之地,不仅因为主演阵容演技爆表,缉毒题材也是引人关注。冲劲十足的“李飞”、沉稳老练的“李维民”,智勇双全的缉毒警真是让观众大饱眼福。不过,你知道吗?禁毒工作还有很重要的角色,没在这部剧里播出,那就是严厉打击毒品犯罪,奋战在禁毒一线的检察官们。这期检察在线,我们就通过常年办理毒品案件的三位女检察官,来“补足”禁毒一线的故事。

张雪梅:

 

  “这个案子有点问题,嫌疑人虽然承认购买,但是现场并没有搜到毒品……”武进检察院的411通常是最忙碌的一个办公室,只要这天张雪梅不用开庭或提审,总是不断有同事带着毒品案件来请教。在院里,张雪梅是办理毒品类犯罪案件的标杆,几乎是任何案件,她都能做出准确判断。而这种“毒辣”的眼光,正是源于她二十年磨一剑的专注。

  2000年初,毒品犯罪案件开始呈现多发趋势。张雪梅回忆,仅仅十年,毒品案件发展迅速,案件量增加了好几倍,涉案人员也从本地小范围扩大到全国各地,院里为此成立了专案小组,她成为其中一员。

  “完全是硬着头皮上的。”张雪梅这样形容那时的心情。相较于其他刑事犯罪案件,毒品案件涉及更多的是司法解释,入罪、量刑条件分得特别细,证据量往往又很少。而另一方面,经过几年的发展,涉毒案件的嫌疑人反侦查能力不断提高,这对检察官来说,无疑是个考验。“别的能力不敢说,‘死磕’的本事我还是有点的。”张雪梅笑称,办一个学一类,是自己“死磕”的笨办法。她总结的毒品类案件证据要求及侦查审讯方法,不仅是公诉部门的办案宝典,甚至被办案民警汇编成册人手一本。

  全市首例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案,首例跨省贩毒团伙案……她说,案件办得越来越多,对待毒品案件的心态,渐渐就从“喜欢办”变成了“不想办”。

  2013年的一起11人贩毒团伙案件令她至今难忘。嫌疑人朱某被抓获时才33岁,同时被捕的还有朱某的母亲和他的妻子。“我妈吸毒,我也跟着吸,没钱了就开始贩毒。”问及贩毒原因,朱某的回答令人震惊。朱某母亲吸毒,十多年前,20岁出头的朱某“耳濡目染”下接触毒品,多次因贩毒入狱。

  2011年刑满释放后,朱某再婚,却并没有在毒品犯罪的道路上停止脚步,甚至鼓动妻子一起加入,一个正常的家庭变成了“毒窝”。为了能有足够的资金购买毒品,朱某与母亲、妻子一起,召集了一批人开始贩毒。2013年底,朱某等人的贩毒团伙被抓获时,仅7个月时间,他们贩卖毒品达到9300余克,其中朱某全案参与,最终被判死刑,其母亲被判11年,妻子被判7年。

  二十多年坚守办案一线,各类毒品犯罪案件造成的悲剧和危害,令她感触深刻,从严办案固然能够打击犯罪,但是如何从根源上减少毒品犯罪、遏制毒品流通,是她办案之余始终思考的问题。

何露:

大多数毒贩,都是“一旦开始就回不了头”的

  何露2010年进入常州市检察院公诉部门工作,9年来接触过的毒品案件不少。“因为到我们这的基本都是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案件,所以嫌疑人大多比较难缠。”

  何露介绍了近几年自己办理的这些毒品案件的特点,主要有三大特征:一是团伙类案件比较多,大部分都是有组织犯罪,一个案件的嫌疑人经常有6-8个人;二是人数众多,且层次鲜明。“一个案件抓到的嫌疑人,可能上层、中层、下层销售渠道的人员都有,层次鲜明,分工明确,且通常案发时被查获的数量较多。”三是贩毒团伙的上线多分布在外省,尤其以四川、云南、广东为主,给办案抓捕带来一定的困难。

  因为办理的案件很多存在这样的特点,所以嫌疑人往往伴随着零口供的情况。何露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办理过的林某某案件。林某某让自己的朋友黄某以及黄某的女友帮其通过邮寄包裹走私毒品,一共作案多达40余次。但是林某某及黄某女友到案后,始终保持零口供,完全不承认邮寄毒品的事实。“主观证据缺失,我们就只能从客观证据下手。通过公安部门的补充侦查,我们拿到快递公司的记录,以及相关的手机、监控、汇款记录,最终通过这些证据,给嫌疑人定了罪。”

  去年,何露还办理了一起我市目前为止查获数量最大的制毒案件。毒贩刘某因为觉得毒品拿货太贵,便纠集了四川三名有制毒技术的马某等人,在四川眉山山里偷偷制毒。之后,再将半成品液态冰毒运到常州的公寓里,并在此将液态冰毒提炼结晶成冰毒,在我市范围内销售。“其实刚抓到刘某时,警方搜到了12公斤左右的毒品,以为他也只是贩毒,没想到随着调查的深入,发现其还有制毒的行为,最终在其制毒窝点,共查到成品和半成品冰毒共计30多公斤,还抓到了3个同伙。”

  这个案件,因为案情的变化及嫌疑人的陆续到案,何露一共花了近半年的时间才起诉到法院,在她看来,刘某其实就和《破冰行动》中的林耀东有些相似。“剧情中,公安局长马云波让毒枭林耀东收手的时候,林耀东说过:一旦开始就很难收手。其实这个案件中的刘某和我碰到过的毒贩,很多都有这样的特点,因为钱来得太容易了,并且你一旦陷入了这个利益网,即使你不想干,也会有人来拉着你做,所以毒品真的是不能尝试的。”

陈宏芳:

同为女性,她替很多女毒贩感到不值

  “刚刚结束了两个庭审,都是毒品案件,并且嫌疑人都是女性。”刚结束庭审的陈宏芳告诉记者。

  陈宏芳1989年进入钟楼检察院工作,从事刑事检察工作有17个年头了,每年办理的涉毒案件有上百起。“从我近两年办理的案件来看,嫌疑人呈现年轻化、女性化的趋势。”总结起近年办理的毒品案件,陈宏芳感受颇深,其中很多都是19-30岁之间的女性,而且通常是贩卖和容留他人吸毒的情况比较多。

  陈宏芳碰到的很多案例中,女性尤其会运用自己的特有身份去作案或者辅助作案。“我碰到很多女性嫌疑人,利用哺乳、怀孕、生育的方式,逃避收监,从而在外往往会反复作案。”陈宏芳经手的案件中,碰到过一名有64条前科的女性嫌疑人,因为每次贩卖的数量都很小,所以量刑往往一次只有几个月时间,有时还可以利用自己女性身份的特殊性来躲避收监,这就造成了这类人犯罪重复率的升高。

  2017年,陈宏芳办理了一起通过快递邮寄贩卖毒品的案件,嫌疑人武某自己通过上线购买毒品吸食,同时还帮吸毒的好友代买毒品。对于这一情节,武某始终只承认自己吸食毒品,但不承认贩毒。“我们只能从他们的聊天记录和转账记录入手给她定罪。”最终,武某因涉嫌贩卖毒品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但是武某患有高血压,所以她故意停药了两周,待到收监体检时被查出血压太高不符合收监条件,又让她逃过了一劫。”

  陈宏芳近年来碰到类似嫌疑人有很多,同样作为女性,她特别为办案过程中碰到的这些女性感到不值。“首先,不管出于任何原因,通过买贩毒品牟利肯定是违法的,不对的。其次在明知违法的情况下,利用自己的女性特点,通过怀孕、哺乳等特殊手段逃避刑罚也是对自己很不负责的一种表现。就因为来钱快,能获得精神和物质的满足,如此轻贱生命是真的很不值当的。”

三位常州女检察官,“补足”禁毒一线的故事

责编: zhuangenhui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